關於部落格
※主打佐鳴同人文
  • 12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X鳴《只有你…》元旦賀文

 發文時間: 1/1 2011

「啊~終於可以回木葉忍者村了,沒想到這次的任務竟然花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第七小組眾人拖著疲憊的身軀行走在鄉間小徑,走在最前方的鳴人終於看見前方通往村子的大片森林,心情雖輕鬆不少,但也忍不住抱怨起來。

就是啊,我還是第一次出這麼久的任務,而且今天可是新年的第一天耶!」小櫻伸了伸懶腰,他們即將進入森林中。

「你們就別抱怨了,過了這座森林後,前方就是木葉忍者村了。」大和口頭上雖這麼說,臉上卻也顯現出疲態。

「其實大和隊長也很想抱怨吧?」祭很不客氣的戳破大和內心的想法,而臉上依然掛著笑容。

「祭你…
大和正要好好管教這個不懂禮貌的學生時,突然聽到前方的鳴人雀躍的大叫。

「有河耶!」是幾天沒有好好的洗一次澡了,鳴人一看見清澈的河流就忍不住脫去一身的衣物,捲起自己橙色的長褲往河中走去。

「等等啊,鳴人!」小櫻看著鳴人舒適的泡在河水中,她也忍不住跳下水去。

「你們也真是的,在過幾個小時就到村子了,就不能忍忍嗎?」

「其實大和隊長也很想…
祭話都還沒說完,馬上惹來大和的一記白眼,他也只好住嘴:「我去上游取一些水。」祭微笑著離開,大和不由得嘆氣。



不遠處,同樣剛執行完任務的佐助正緩慢接近暫時歇息在河邊的第七小組,說實在佐助並不曉得鳴人他們人就在那裡,他很單純只是因為任務而在那一帶地區徘迴。不過佐助很快就發現鳴人的氣息,這個他想忘但卻一直忘不了的氣息。


「嗯?」佐助掩蔽自己的氣息躲在樹林後方觀察著鳴人他們,他知道沒有人能發現到他。

「哇!好舒服喔!」隨後鳴人的聲音越過所有雜亂的聲響進入佐助耳裡,佐助因而把視線全都集中在鳴人身上。

鳴人已半身浸泡在清澈的河水中,他緊閉著雙眼突顯出細長的睫毛,享受耀眼的陽光灑在臉上。小麥色肌膚因為陽光的溫度而增添些許的紅潤,光線照射著身上的水珠而發著光。高舉雙臂輕輕撫弄自己被潑得半濕的金髮,冰涼的水滴沿著鳴人的雙臂緩慢滑到他性感的鎖骨上,在上頭集聚一小灘水,隨後又緩緩滑落經過結實的胸肌來到肚臍上,最後落到佐助無法瞧見的地方。

「呿!」佐助看了不由的皺起眉頭,更在心中做出了個而外的打算。




回到村子後,鳴人很快的又洗了一次澡,因為今天是新年過後的第一天,所有人約好要一起去燒肉店慶祝新的一年的開始。鳴人以最快的速度打理自己,他幾乎餓了一天都沒吃飯,就是為了能早點趕去燒肉店大吃大喝一頓。

?真難得啊!祭你既然會比我早到,不過我想最早到的應該是丁次吧。」鳴人一進入燒肉店就看見祭坐在丁次的對面,看見丁次其實沒有什麼好驚訝的,不過祭就…據鳴人所知,祭應該不是會對聚會很感興趣的人才對。


「你說錯了喔,鳴人。祭他比我還要早到呢!」丁次已經先叫了一盤燒肉放在桌上,而祭的餐具卻沒有動過的跡象。

「奇怪了」鳴人心理雖充滿困惑卻也不得不壓下,因為他現在飢餓的不得了,不久也跟著丁次吃了起來。

「你們真過份!竟然沒有等我們人都到齊就開始吃了!」很快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到齊,食物已經被吃光了三盤。

「是你們太慢了好不好,在等下去我就餓死了,你們說對不對,祭、丁次?」

「對」丁次嘴裡塞滿了肉。

「是你自己對食物的忍耐力不夠吧?」而祭卻吐槽了鳴人。

「你說什麼啊祭!我就不信你看見這麼好吃的食物就在眼前還能忍!」鳴人生氣祭不幫自己說話,轉頭過去看著他的碗筷,居然連動都沒動過!?

「你看吧,鳴人。人家根本都沒吃。」

!?」祭明明就跟他一起出任務,而且過程也沒多吃東西,為什麼他這麼能忍?

「別張著一張嘴看我,快吃。」祭轉頭對著一時還回不了神的鳴人說,深黑的眼眸緊盯著他,隨後用只有鳴人聽得到的聲音輕喊:「…白痴。」


「啊咧?」正當鳴人轉過頭去確認那句話是不是從祭的嘴裡說出的時候,祭已經在吃東西了。

「啊!不可以搶那塊啦!」鳴人又回過神去。

「誰理你,誰搶到就是誰的!」



「哇!吃的好飽喔~」鳴人揮著手跟所有人道別,自己準備回家裡好好的睡上一覺。


途中,鳴人一直覺得有人在跟蹤他,只不過每當他轉過頭去,看見的卻只有祭一個人而已,雖說他不記得祭是否跟他走同一條路回家,不過在怎麼說,祭他也不會跟蹤自己才是啊。

終於到家,鳴人停在門口處,祭也跟著他爬上樓梯。鳴人正欲轉頭過去詢問祭是否有事找他時,鳴人就被推進門內,並且拉進房頭裡去。

「你、你要幹什麼啊!?」鳴人與眼前的人四目相對,大致上已經明白,只是原因何在?

「佐助…」鳴人開口,眼前的人並不意外。

一陣煙霧,祭的模樣消失後真實身分也隨之現身,佐助以自己的身體靠近鳴人,將他禁錮在自己與牆壁之間,鳴人沒有反抗,他只是有話想問佐助。

「果然只有你…只有你發現……鳴人。」佐助低啞性感的嗓音喚著鳴人的名字,鳴人頓時一陣臉紅。

「你把祭怎麼了?」鳴人逼迫自己鎮定,別被眼前的人的氣勢給影響。

「哼,就這麼擔心他?放心吧,我是得到他的准許後才變成他的樣子的。」佐助的表情亦真亦假。

「那就好。」鳴人沒有半分的遲疑。

「鳴人你真是…你就這麼信任我嗎?」佐助可以感覺到自己對於鳴人的渴望越來越強烈,而這只因為,鳴人如此信任自己。

「我知道你不會為了這種事情騙我。」鳴人撇過臉去,就因為他看見佐助眼裡的欲望,以及即將消散的理智。

「鳴人…」佐助這次溫柔的喚著眼前的人兒,並將他帶進自己懷中。他等待多久了他不想去想,而這又能維持多久他更不敢去想,現在,他只想好好感受鳴人就在他懷裡面,這樣就好了。

「佐助。」鳴人沒有掙扎,他靜靜躺在佐助懷裡,直到他感受到下腹頂著的堅挺有多麼明顯後,他才開始掙扎。


「佐助!」鳴人紅著臉大罵佐助,這個破壞氣氛的傢伙!

「沒辦法。從看見你光著上半身沐浴在河中時,我就一直忍到現在。」佐助毫不掩飾得表達自己對愛人的渴望。

「你這傢伙!竟然偷看我…」鳴人臉紅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因為我克制不了自己,不去看你…」佐助很難得說出心中的話,他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沒有維持幾秒鐘,佐助就一把將鳴人抱起壓在床上。


「你!」

「鳴人,新年快樂。」

「可、可惡……嗯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