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打佐鳴同人文
  • 1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X鳴《非完美結局?》聖誕賀 完

 

劇情急轉直下,Naruto在那場舞會中確切的感受到了Sasuke對他的愛,即便對方從來沒說出口,Naruto還是可以感覺得出來。或許也因為如此,Naruto以為Sasuke多少會對於「在外玩樂」的行為收斂一點,然而卻不是如此。 
 
Sasuke依然對每個他看上眼的男人調情,不過他也依然遵守著與Naruto的約定,那就是只執行單純的性,絕不與那些人接吻,並且在午夜兩點前回到Nartuo身邊。 
 
雖然明知道Sasuke內心抱持著這種只相信性不相信愛的生活態度,而且不會輕易改變,Naruto也還是決定要和他繼續在一起。但是,他覺得自己最近有些疲乏了,Naruto知曉自己內心身處還是渴望一段穩定的感情,不過,他還是非Sasuke不可。 
 
 
「我知道你這個表情,你臉上顯示著對Sasuke的不滿足。」Sakura(由小櫻飾演)身為 
多年的友人,同時也是在去年找到真愛sai(由祭飾演)以前一直暗戀著Sasuke的標準男同志(小櫻在此劇中反串男角),最了解Sasuke的人莫過於他了。 
 
「……」Naruto不語。 
 
「你還期望些什麼?他對你的改變已經超乎我的想像了。你要知道,當初我根本沒想過你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子,會讓他把他從來沒給過我愛都給了你。他更因你立下那些約定,甚至讓你和他同居。這些可是我即使親也見到,也都還不太會相信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阿!」Sakura說的一點也不誇張,而最清楚Sasuke做過這些事情的人當然是Naruto本人。 
 
「這些事我都知道,只是………」 
 
「你見過幾次Sasuke的父親吧?」Sakura換個方式繼續說:「那個只要錢沒了就會去找Sasuke的男人,還有他那個只關心自己的母親。Sasuke是在那樣毫無愛,只有打罵的環境中長大了。即使長大了,他們依然不肯放過Sasuke。」 
 
「我有聽說過。」當然不是聽Sasuke本人說的,要他告訴自己這些,可能比要Sasuke親口對自己說出「我愛你」還要困難。 
 
Naruto還記得有那麼一次,當Sasuke的母親不小心撞見他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後,當時他的母親親口詛咒Sasuke,要他下地獄。他完全無法想像被自己的母親親口詛咒下地獄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然而當時的Sasuke只是面無表情地用力關上母親剛跑出去的門,接著走過來問他,要不要繼續剛才的情事。 
 
 
「沒錯。不過他現在是愛你的,所以你還在不滿足什麼?當你選擇了他,就注定是這樣,除非你能讓他為你改變。」 
 
在酒吧裡與Sakura談過之後,Naruto回到Sasuke的閣樓。這裡是他自從Sasuke第一次將他帶來的時候就一直想搬進來的地方,現在算是如願以償了。只不過,今後恐怕他會比任何人都要更懷念這裡吧。 
 
Sasuke一如往常地踩線,在午夜一點五十八分開門進到屋子裡面來。 
 
「真難得,你還沒睡。」Sasuke一進門就走到坐在沙發上Naruto身邊,接著給他一個溫柔的吻。 
 
「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明天再說吧,我累了。」不給任何機會,Sasuke說著就一把抱起Naruto,準備將他帶到床上。 
 
「不。」Naruto掙脫對方強而有力的懷抱,並以認真的眼神讓對方乖乖停止動作。 
 
「說吧,有什麼事要比接下來要做的事重要?」 
 
「Sasuke你知道我要什麼,而我要的是和你在一起就絕對不可能會擁有的。所以,我決定……」 
 
「你他媽的搞得我緊張的要死,快點告訴我你決定了什麼?」Ssauke捧著Naruto的臉頰,直視對方那雙下定決心的藍眸,感到無所適從。 
 
「既然兩個人無法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我不知道我還在這裡做什麼。」 
 
Sasuke無法反駁任何話,只是呆站著看著Naruto從衣櫃裡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行李走到門前。 
 
「再見。」Naruto伸手擁抱這無比令他眷戀的心與身體,感受最後的熟悉溫度。 
 
「你要住哪裡?」Sasuke的聲音如同機械般僵硬,擁住對方的手也是。 
 
「總會找到地方的。」Naruto放開Sasuke,他沒有依依不捨,只有下定決心。 
 
Naruto走到門外,等著Sasuke對他說出,似乎從剛才為止一直卡在喉嚨裡的那句話。 
 
「……好…好好照顧自己。」最終,這並不是Naruto想聽到的那一句。 
 
 
導演喊「卡」,所有人依然沉浸在剛才兩位主角揪心矛盾的內心情感當中。一直到編劇將最終幕的劇本交到所有人手中,他們似乎才回到了現實當中。 
 
鳴人一接到劇本就迫不及待的翻到最後面,不只是鳴人,就連其他演員,甚至是工作人員也搶著要看最後那一幕。看看嘴硬的Sasuke是否會對著即將離開的Naruto說出那句話! 
 
「沒有…居然沒有說『我愛你』……」鳴人失望的都趴臥到桌子上了。 
 
「大概是因為,編劇無論如何都想詮釋『即使不說出口,愛也還是存在』這樣的感覺吧。」佐助替鳴人解惑,但他可沒看漏對方那極大失望的神情。 
 
「哇!佐助!」鳴人突然靠進佐助,嚇了對方好大一跳。 
 
「做、做什麼?」佐助趕緊離開椅子,盡量與鳴人保持距離,不讓對方察覺逐漸泛紅的臉。 
 
「我真沒想到,佐助會說出這種浪漫的話。」 
 
「浪漫?」這哪裡浪漫了?根本是大傲嬌吧。 
 
「很浪漫啊,你不覺得嗎?佐助。嘴上不說,可是一直一直給對方愛。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直接說出來就是了。」鳴人又接著說:「畢竟我是那種如果對方不說出口,就永遠不會知道的類型啦,哈哈!」 
 
鳴人會說這些話單純是因為看完劇本後,所產生的一些想法。但聽在佐助耳裡,卻像是在暗示什麼一樣,搞的佐助心跳加快了不少。 
 
 
兩天後,拍攝最終幕的日子終於到了。電視劇上映沒多久,果然新奇的題材再加上合適的選角,才在電視上播出沒多久,就引起廣大迴響與討論。尤其是鳴人與佐助兩位主要角色更是身家看漲,已經接到了各方的廣告、電視劇、甚至是電影的邀約。 
 
鳴人和佐助沒想那麼多,他們只想專心投入在這最後的一幕演出。彼此因為這部電視劇而相識,不知不覺竟也相處一年了。從一開始的不打不相識,到現在成為感情親密的友人,都是一開始想也想不到的。 
 
現在,隨著電視據的拍攝結束,鳴人仍由衷希望自己能繼續和佐助保持這種亦敵亦友的關係下去。 
 
 
自從Nartuo搬離開Sasuke的閣樓後,Sasuke就只能從共同的朋友那裡聽說Naruto的近況。這樣的日子或許難受,但卻並不是無法些受。 
 
一直到某天,Sasuke親耳從Sakura的口中聽到Nartuo要離開這個國家的消息,他覺得他再也無法忍受了。 
 
 
「action!」最終幕開拍。 
 
Naruto拖著行李對著前來送別的朋友們揮手,接著準備搭上計程車前往機場。 
 
遠方一道人影吸引了Naruto的注意,讓Naruto不得不停下腳步。 
 
「抱歉,沒跟你說我要出國了。」Naruto臉上滿是歉意,不過他就是不想在這個時候還看到Sasuke的臉,因為這只會讓他更捨不得離開而已。 
 
「我想了一下,我們結婚好了。」Sasuke還再喘氣。 
 
「嗯?」Nartuo一下子無法會意過來對方到底是在跟他說些什麼東西,是玩笑嗎?不,肯定不是。Sasuke是認真的! 
 
「Sasuke……」Naruto感到很開心,真的開心,他這輩子可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那個一向鄙視且厭惡這種夫妻形式的生活方式的男人,居然和他求婚了。只不過…現在這種時候,他可以猜想的到為什麼Sasuke會和他求婚。 
 
「你有這份心意我很感動,不過我拒絕。」見Sasuke似乎想解釋些什麼,Naruto不給機會,繼續道:「你現在只是因為我要走了,你擔心以後見不到我,所以才急著說出這些話。相信我,等你習慣我走了以後,你就不會有這個想法了。」 
 
「Naruto你聽我說。我知道這些話從我嘴裡說出來很不合理,不過,我不能失去你。」Sasuke走到Naruto身後,有意阻擋對方去路。 
 
「我希望你是真心想這麼做,不是為了我,是為了你自己。我不要你為我犧牲,我要你自己開心。」Nartuo轉過身去,他看著因他的話而表情失落的Sasuke,內心更是五味雜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Sasuke一把擁住即將離開的Naruto,不願放手。他將嘴唇貼近對方耳邊,說出最後道別的話。 
 
「好好照顧自己。」 
 
「 嗯。」 
 
猶豫了一下,Sasuke擁住Naruto手臂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隨即,他將內心那句話說出口了。 
 
「我愛你。」 
 
「佐…Sasuke!!」不敢置信,他聽到了。 
 
有如祝福一般,四周開始降下小雪。Naruto忍不住內心的興喜,眼眶泛淚。他抬起感動不已的臉龐奏向Sasuke,對方立刻親吻上去。他們擁抱彼此,相信這並非結束。 
 
鳴人不知道佐助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不過他內心充滿感激。他很感謝對Naruto說出我愛你的Sasuke,更替Naruto感到無比高興。接著,所有人一起迎向這不算完美的結局。 
 
隨著最後一幕的結束,也宣告電視劇順利殺青。一直到周圍響起掌聲,鳴人和佐助才分開。 
 
 
「佐助,最後那一句『我愛你』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吧。」導演將從開拍到現在都從未摘下來的變色墨鏡摘了下來,露出的是一雙老鍊卻充滿精神的雙眼。 
 
佐助沉默點頭,他早就準備好面對即將而來的責備,他並不後悔。 
 
「我覺得你做了很好,我相信編劇也這麼認為。」導演轉過頭去看著編劇,示意他說出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我一直覺得…愛即使不說也絕對能夠感覺得到;相對的就算是結了婚有了孩子,只要沒愛,也不過是綁住兩人的形式。所以我才會這麼堅持直到最後都不讓Sasuke告白。不過,我覺得這句話似乎是佐助在說給鳴人聽的……」語畢,編劇立刻躲到導演身後尋求庇護。 
 
「什……!?」佐助僵在原地不動,臉上逐漸泛紅。這個編劇不能小看,既然他都看透了自己當時的心情,這麼說其他人應該也都知道了吧。 
 
「嗯?這是什麼意思啊?」唯獨鳴人還在狀況外。 
 
「好了,收拾一下回公寓慶祝了!」導演打個岔,剩下的留到最後再說吧。 
 
 
演員們的告別派對在佐助飾演的Sasuke的閣樓公寓內舉辦,在吃完東西後,大家被一一拱上台說出這一年來拍攝的感想。許多人說到都哭了出來,原因莫過於是捨不得與大家分開。而現在輪到鳴人上台說出感言。 
 
「那個…其實我是被騙過來的。」鳴人的開場白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不過,我真得很高興能參與演出。尤其是認識了大家,雖然一開始和佐助這笨蛋處不來,不過現在我們變成了很好的朋友,這都多虧了這部戲!謝謝大家啦!」鳴人雖用充滿活力的聲音告白,卻也不知不覺感受到離別的氣氛,因而難過的擤了擤鼻子。 
 
在鳴人下台後,佐助接著上台。此時的他的神情和上場拍戲時撿直南轅北轍,那個從容面對任何鏡頭的宇智波佐助,現在卻渾身僵硬到不行。 
 
「Sasuke這個角色…讓我覺得,有些事如果一直悶在心裡不說,機會早晚會溜走。所以……」佐助停頓了一下,呼出一口氣。臺下屏息以待。 
 
「其實,我原先是抗拒這部戲的拍攝,不過我對編劇做了一項要求,才願意接受飾演。」 
 
「什麼要求阿?」鳴人好奇一問。 
 
「就…是…要求編劇把Naruto這個角色的吻戲,將除了我以外的人通通刪除。」佐助一口氣說出真相,趁著所有人還處在驚訝當中,佐助接著說出更驚人的告白:「鳴人,我承認,我大概是…喜歡上你了。」 
 
「啊?」鳴人一時會意不過來,他可不像劇中的角色那樣腦筋靈活。 
 
「鳴人,你『啊』什麼『啊』!佐助在跟你告白耶,你也回應對方一下啊!」一旁的小櫻再也看不下去了,用手肘撞了撞鳴人。 
 
「佐…助…這不是在演戲吧?」鳴人還是不敢置信。 
 
「鳴人…你這超級大白痴。」佐助的額頭冒出青筋。 
 
「你說什麼啊,臭佐助。不是剛才才說喜歡我嗎?怎麼下一刻又罵我了?」 
 
「回答呢?鳴人。」佐助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神情和Sasuke跟本一模一樣。 
 
「我……不、不討厭就是了。」鳴人扭過頭去,用後腦勺面對佐助,只露出燒紅的耳根。最後那幾個字說的越來越小聲,不過佐助怎麼可能聽漏呢。 
 
佐助笑著走下臺去 … 
 
三年前,宇智波佐助獲邀觀賞一部由新生代演員主演的舞台劇。然而從鳴人上台的那一刻,他發現他再也移不開目光。 
 
 
這樣的結局,不完美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