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打佐鳴同人文
  • 12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X鳴《非完美結局?》聖誕賀 0之3

 

鳴人在休息室裡讀著劇本,雖然是第一次演電視劇,但對角色的掌握他通常是很有把握的,因為他總是不會去多想,就是盡情的投入飾演就對了。雖然他還沒拿到後續劇情的劇本,不過他卻能夠了解,為什麼Naruto會這麼不放棄的追著Sasuke的原因。 
 
「吶,佐助。Sasuke和Naruto這兩人,最後會幸福的吧?」鳴人沒來由的問了一句。 
 
「不曉得。」佐助雖也一同專注於劇本上,但內心卻總是躁動不已,只要越是接近演親密戲的時刻,他的內心便越是無法平靜。 
 
他很不喜歡這個角色所帶給他的這種影響,因為這會讓自己顯得非常不專業。平常的時候到還無所謂,至少在工作上他不能帶入個人情緒。而且佐助也發現了,他最近NG的次數有逐漸增多的趨勢,這可是非常不妙的事情。 
 
丟下劇本,佐助決定到外面透透氣,現在的他必須先遠離鳴人才行。 
 
 
最近的劇情已經進展到了兩人開始同居,由於Naruto的出櫃導致家人無法諒解,Sasuke因而收留了暫時無家可歸的Naruto。然而這並不代表兩人是正在交往的關係,至少Sasuke不認為是如此。 
 
在一次撞見Sasuke帶陌生男子回家的同時,Naruto生氣的與Sasuke大吵了一架,隨後離家出走。經過好友們的勸說之後,Sasuke決定出發去尋找Nartuo,並將他帶回來。 
 
今天拍攝的便是Sasuke找到Naruto時,Naruto主動誘惑Sasuke的床戲。 
 
 
「親密戲也太多了吧。」佐助忍不住抱怨。 
 
「佐、佐助…你居然…會抱怨?!」卡卡西擺出了一副少女受到驚嚇時的嗚嘴姿勢,這次他真的嚇到了。 
 
他當佐助的經紀人也有五年了,還是第一次聽到佐助抱怨正在主演的劇本劇情。雖然佐助總是挑三揀四,但那是對還沒決定要接下的戲劇才會如此,佐助是一但接下角色便會完美詮釋演出的專業演員,因此這次真的是開了先例。 
 
「不過也難怪了…畢竟和你演的是男人吧?」卡卡西雖然這麼說,不過他卻認為這不是主要因素。 
 
佐助沒有回應卡卡西的話,他站起身來向前走入佈景中,準備上戲。 
 
 
敲了一下飯店房間的門,Sasuke等著偷了他信用卡離家出走的Naruto,打開房門的那一刻。 
 
Naruto心裡知曉,會敲他的房門的人只會有一個人。不出所料,Sasuke一臉無奈的站在門後。 
 
「你是想要回你的信用卡才來的吧?」Naruto刻意酸了一下對方,但即使真相真是如此,他依然十分高興Sasuke是第一個找到他的人。 
 
「是。不過我也有話要跟你說。」 
  
難得看到Sasuke露出這麼認真的表情,不過Naruto心裡其實也十分清楚,不知從何時開始,Sasuke對於他的事情是會去認真看待的。只不過Sasuke是怎麼樣也不會輕易說出自己在乎他這樣的話的。 
  
「我不會和你當所謂的情人,至少,我們的關係絕對和一般的情人不一樣。」Sasuke停頓了一下,確認Naruto沒有因為他的話露出失望的表情。而這也就表示,Naruto已經準備好接受這樣個性的自己。 
  
「但是,不管在外面如何,我都一定會回家,和你度過每一晚。我們不是因為形式而綁在一起,我們是因為想待在對方身邊才在一起的。」語畢,Sasuke等著對方回答。 
  
「好。不過你要保證,絕對不能親吻我之外的任何人。還有,要在兩點前回家。」Naruto接受了對方這為了自己所做的小小改變,至少在現階段,這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Sasuke的回答是將對方擁入懷中親吻,只是沒想到Naruto這次卻推開他,湛藍的美眸帶著誘惑的笑意。Sasuke看著都起了反應,不過他還是盡量保持冷靜,等著對方主動出擊。 
  
Naruto緩緩靠進Sasuke,他的手掌從對方平坦的腹部移動到胸口,感受對方逐漸加快的心跳。 
  
「!」鳴人一不小心就被佐助強而快速的心跳聲給抽離了角色,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比自己還要緊張。 
  
似乎察覺到鳴人發現了自己緊張的心情,佐助瞬間忘了台詞,整個人僵住不動。 
  
「卡!佐助你怎麼了?太緊張了嗎?還真是難得阿。」這下連導演也看出來了,更別提在場的其他人。 
  
這對佐助來說簡直是丟臉丟到家的事情,他明明親口和因為拍床戲而緊張的鳴人強調。因為是工作,所以自己並不會緊張。但是現在看看自己,他居然比鳴人還要緊張! 
  
「嘿嘿,沒想到佐助居然比我還要緊張。」似乎沒有察覺到對方鐵青的臉,鳴人繼續火上澆油。 
  
「不知道是誰說過因為是工作,所以不會緊張的。」難得看到平常總是酸自己的佐助出錯,鳴人當然不會錯過調侃對方的機會。 
  
猛然“碰”了一聲嚇了鳴人好大一跳,佐助奮力的踢向一旁的佈景牆,幸虧那面牆很牢固,沒有因此造成任何損壞。 
  
「吵死了,白痴!」這是佐助第一次對鳴人大吼。 
 
 「我都還沒說你,鳴人。老是把個人情緒帶入工作,下戲後還抽離不了角色的家伙沒資格說我。」 
 
「你、你說什麼,渾蛋佐助!」鳴人氣的揪起佐助襯衫的衣領,沒想到對方是這樣看自己的,憤怒之外的鳴人只感到無比傷心。 
 
「哼!」佐助用力甩開鳴人,轉頭就走。 
 
「真是的…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導演一臉不明白的搔了搔頭,這兩人平常感情不是不壞嗎? 
 
「怎麼辦呢,導演?」編劇擔心的驚慌失措,他好害怕是因為自己編寫的劇情太多親密戲,才會因此發生這樣的事。 
 
「別擔心吧,這兩個人就交給我和祭好了。」從後方走來的小櫻及時扛下了這個困難重重的任務,她一副可靠的表情讓導演與編劇都鬆了口氣。 
 
兩人從拍攝開始到吵架結束,小櫻可是都看在眼裡。還真是不坦率啊,佐助…… 
 
 
接下來的過程可想而知,拍攝進度可能會因為這次的吵架而大delay。不過對於兩人內心還處在這種不快的狀態上,即便他們紛紛要求導演不用在乎儘管繼續拍就是,導演還是決定先搞定其他幕,再來處理兩人的親密戲。 
 
畢竟,佐助和鳴人接下來要拍的一幕可是劇裡最甜最幸福的一幕,他可不能因為這種小事而搞砸了整齣戲。 
 
「總之,讓他們兩個快點給我和好,不然就停工。」導演落下了重話,嚇了在場所有人一跳。 
 
拍攝已經進入中段,要是就這麼停工的話,之前的心血都會付之一炬。鳴人當然也聽見導演說的話了,更不用提在場的所有人都用一副「趕快和好吧」的眼神望著他。 
 
鳴人覺得備感壓力,雖然絕大多數錯的是佐助,鳴人嘴硬心想。不過既然事情是他先挑起的,身為堂堂男子漢,他決定工作一結束後就主動去和佐助道歉。 
 
但是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等到鳴人和其他人拍攝結束,所有人各自下戲後,佐助早就不見人影了。 
 
「臭佐助 …」鳴人失望的提起隨身包包,他正撥電話要給自來也讓對方開車來接他去吃東西,卻被也正準備要回去的小櫻和祭攔住。 
 
「我們去喝一杯吧,鳴人。」 
 
鳴人原本不太想去,他還得想明天要如何和佐助道歉。不過想也知道,他怎麼能敵得過小櫻的死纏爛打,於是兩男一女就往酒吧前進。 
 
「我真不懂,為什麼佐助會突然這麼生氣呢?」鳴人大口豪飲著手中的酒,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鳴人酒量極佳,能這樣毫無顧慮的大喝特喝。然而事實上,小櫻因為知道鳴人得酒量很差,所以替他點了濃度不高的調酒飲料,鳴人才能如此放心的喝。 
 
「喂,鳴人。我們今天來這是要討論如何和佐助道歉的,就算是酒精濃度很低的調酒飲料,你這樣喝還是會醉的。」小櫻一把搶過鳴人手中的飲料,阻止他再繼續喝。 
 
「你就讓他喝吧,小櫻。鳴人他心情不好,而且,我覺得說不定喝醉了會對事情更有幫助。」祭神祕一笑。 
 
「為什麼啊?」 
 
「因為……」祭對著小櫻咬耳朵,不過就算他們不用這麼偷偷摸摸也沒關係,因為身旁的鳴人已有些醉意。 
 
「哦!祭你真是聰明!我現在立刻就打電話給佐助,把他給引過來。」 
 
「嗯。」祭保持著不變的笑容站起身來坐到鳴人身邊,等待適當時機出手。 
 
 
短短五分鐘內,佐助便風塵僕僕趕到了酒吧,他連外套都來不及脫就衝進了裡面的吧台,剛好撞見祭正攙扶著因為酒醉而顯得毫無防備的鳴人。 
 
猛然一股妒火燒盡全身,連佐助自己都感到意外。是因為拍戲的影響嗎?他想多少還是有的,不過,更多的是真實身活裡對方帶給他的感覺,這點他無法否定。 
 
「唉呀,看來我的工作結束了。」祭對著狠狠瞪著自己的佐助點了點頭,並毫不猶豫的把身上掛著的人送給對方。 
 
「嗯?」佐助接過鳴人,對於祭的行為感到困惑。不過直到他看到小櫻一派輕鬆的從洗手間走了出來,佐助瞬間明白,原來自己被耍了。 
 
「你們……」佐助感到有些窘迫,原來自己的心思都被外人看透了,但為什麼偏偏鳴人這傢伙就是不懂呢? 
 
「鳴人就交給你了。」小櫻拍拍佐助僵硬的肩膀。 
 
「你可別趁鳴人失去意識的時候出手喔,那是不道德的。」祭故意補了一句,他不得不承認,他喜歡看佐助窘迫的表情。 
 
「……」佐助不作任何回應,他將鳴人打橫抱起,離開酒吧。 
 
回到劇組們租的公寓,佐助和鳴人的房間被分在一起。所以理所當然的,佐助將醉得一蹋糊塗的鳴人放倒在床上,自己也跟著躺上床。 
 
扭過頭,鳴人的娃娃臉近在咫尺。猶豫了一下,佐助挺直身體,翻過身將鳴人壓在身下。 
 
碰、碰碰、碰碰碰。心跳逐漸加快,現在可不是在演戲,這是現實生活! 
 
佐助閉上眼睛苦笑,好吧,他承認,他喜歡鳴人 …大概。 
 
就在佐助要離開鳴人身上的同時,身下的人瞬間睜開藍眸,嚇了佐助好大一跳。鳴人還住佐助的脖子,讓原本打算離開的佐助停止所有動作。而鳴人接下來的舉動,更是徹底讓佐助驚呆。 
 
「Sasuke……」鳴人輕吐佐助劇中角色的名字,接著吻住佐助顫抖的薄唇。 
 
這不是Naruto和Sasuke的吻;是屬於鳴人和佐助的吻。 
 
佐助整整呆坐在床沿半個小時,連該洗的澡都忘記去洗了。 
 
 
隔天一早,佐助主動向鳴人打了招呼,這個舉動表是佐助願意原諒他了,鳴人因此樂開懷,工作半天都沒有NG。 
 
今天的重頭戲是舞會,Naruto的朋友舉辦了一場舞會,Naruto邀請了Sasuke當他的舞伴,卻被對方給拒絕。原因是Sasuke不削於參加這種許多伴侶關係的情人所舉辦的派對,他認為這只是一種虛假的形式作為。 
 
不過,Sasuke最後還是現身在派對上了。在看到Naruto看見自己而驚喜不已的模樣,Sasuke覺得偶而給對方一點小驚喜似乎也挺不錯的。 
 
Sasuke將Naruto帶進舞池中央,這可不像是他們在夜店跳舞。這裡的音樂抒情且浪漫,足以讓所有人沉浸在愛的旋律當中。 
 
他們緊貼著彼此,Sasuke環住Naruto的腰、牽著他的手,帶著他不斷轉圈。他們漫舞著,跳出讓所有人驚豔的的優美舞姿。接著Sasuke撐起了Naruto並將他一把擁入懷中,在場的人有人皺眉、有人興奮,在Sasuke吻住Naruto的那一刻起,他們早已忘了其他人的存在。 
 
熱切的擁吻過後,Sasuke放下Naruto,並已以往還要溫柔百倍的方式輕撫對方的臉頰。此時的Sasuke比平時更讓人看不透,鳴人覺得佐助似乎也把自己帶進角色當中了。 
 
他就像Naruto一樣總是看不透佐助,不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不過,在這一刻他卻好像明白了什麼,透過進入Sasuke這個角色的佐助,鳴人似乎就快要讀懂些什麼了。 
 
即使看不透,此時的Naruto並不在意。他相信,Sasuke確實是愛著自己的,至少在這一刻是的。 
 
「卡!非常好,看來吵架並沒有影響你們的專業,這樣我就放心了。」這一幕可以說是整齣電視劇裡最甜蜜的一幕,導演對於兩人的表現十分滿意,畢竟這可不是說要演就能演得出來的,即使是真正的情侶、或是最專業的演員,只有沒有投入角色中感受角色的情緒,是絕對無法呈現出完美演出的。 
 
而鳴人和佐助已經完全投入進去了,他甚至可以肯定,他們在那一刻真實的對對方心動過。 
 
演員們都散了,他們紛紛往下一幕的佈景移動。舞池中央獨留鳴人與佐助,他了一直佇立在原地,還沒打算離開。似乎有些氛圍還殘留在此,牽引著讓他們沒有動作。 
 
鳴人率先打破沉默,他想和佐助說些「剛才拍的很好啊」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另外就是,他想正式道歉,因為之前的事他都還沒來得及說,現在終於有時間說出口了,而且現在的氣氛好像也不錯。 
 
「佐助,昨天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看到有人和我一樣緊張,其實我還蠻安心的。所以,為、為了掩飾……才會說出那些話。反正,總之……抱歉!」鳴人低下頭道歉,不過主要還是為了掩飾因為說出內心話而羞紅的臉。 
 
「阿…那件事啊……我早就忘了。」佐助給了鳴人一個輕笑。 
 
鳴人發誓,這是他這輩子看過最帥氣的笑容。雖然他真的很不想承認,不過,這是佐助第一次對他笑的這樣溫柔。這使他原本有些恢復的麥色肌膚瞬間又染上一層紅暈。 
 
「唔 ……」鳴人覺得心跳加速,甚至比他和佐助一起拍攝的任何一場親密戲都更讓人感到害羞,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走了,白痴。」 
 
「哈,好!不對,我才不是白痴呢,渾蛋佐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