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打佐鳴同人文
  • 12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X鳴《溫度》聖誕賀文

 發文時間: 12/25 2011

濛濛夜色夾帶細細的飛雪,冬季的味道降臨這個木葉忍者村。窗外景色是深藍還未盡雪白,然而屋裡的人的心卻比雪更加心寒。不為什麼,就是因為他最在乎的人此刻連一個眼神也不願給予,這到底是為什麼?

小櫻說這是心病,在佐助的心裡深處有什麼不願面對鳴人的事。即便在這提前舉辦的歡樂聖誕聚會裡面,佐助與他人歡笑,卻從不與鳴人有所接觸,哪怕是一句話、一個眼神都不願給予。其他人甚是尷尬也不能如何,只能與他們各自聊天。但鳴人始終是在乎著遠處的佐助,聊起天也是心不在焉

對佐助的不理不睬,鳴人不是沒發過脾氣,只是就算他指著佐助大吼詢問為什麼,也只是得到更多無視。鳴人不會放棄,他去找小櫻希望能夠得到些什麼答案,只是佐助口風很緊,即便是小櫻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但鳴人是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的!

說是這麼說,自從回歸到現在都已經過了三個月了,他還是沒得到佐助半句回應,即便是一個眼神也沒有佐助心理不願面對自己的到底是什麼?是什麼?


「可惡!!」鳴人突然拍桌大吼,所有人一瞬間都禁了聲。鹿丸眼明手快使用影子模仿,他就知道鳴人又要衝過去找佐助了,但鳴人的速度略勝一籌。只見他抓住佐助的衣領再次強迫他與自己面對。

「可惡!渾蛋佐助!你到你要我怎樣?不要以為你一直這樣我就
拿你没辙!」鳴人罵到一半,佐助竟然所幸閉上眼睛也不掙扎。然而鳴人是更加火大,就在他準備給佐助一拳後,終於有人將他們分開了。

「嗚!呼嗚嗚」鳴人被拉到了地上,他痛苦呻吟,美麗的藍眸流光四射,映著佐助那迴避自己無數次的臉:「佐助我真的好痛苦就好像回到小時候那個沒有人認同我的日子一樣……」鳴人緊握自己左胸膛上的布料,他狼狽的起身離開餐廳。

「鳴人」所有人都看著鳴人默默離去的背影嘆息,唯獨小櫻轉而看著佐助,正當她打算開口責備佐助的行為時,她卻發現佐助也在看著鳴人。

佐助的眼神是那樣的哀傷與難過,痛苦與感傷,但更多更多是另小櫻所吃驚的眷戀、愛慕與佔有!

「佐助,你!?」佐助竟然對鳴人?小櫻不免以為看錯,因為那是只有在一瞬間,隨後佐助便繼續吃著自己桌上的食物,沒再說任何話。

耶誕聚會結束,所有人各自準備回到家中,因為卡卡西小隊剛好在耶誕節當天預告有任務在身,所以其他人才決定提前慶祝,只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尷尬的收尾……


一出餐廳佐助立刻不見蹤影,小櫻一邊小跑步眼神也跟著一邊找尋佐助,終於在一處人煙稀少的街道上發現佐助。小櫻快步跟上來到佐助身邊,佐助倒是也不意外,小櫻則是非得釐清剛才看到的是否就是真相!

「佐助,太好了終於追上你了」小櫻喘著氣,觀察著佐助有無發現自己找他的目的。

「有什麼事嗎?小櫻如果是因為鳴人,那妳可以不用白費唇舌了」佐助輕輕一笑,似是莫可奈何。

「那麼我就談談你好了,剛才在餐廳裡,我看到你看著鳴人的樣子那是什麼意思?」小櫻直盯著佐助,他不想看露佐助眼裡的反應,果不其然,佐助的眼神慌亂了一下子,隨即又恢復正常。

「你果然沒錯!我果然沒有看錯既然這樣你又為什麼要迴避鳴人!?」小櫻加快腳步直接擋在佐助面前,她逼迫著佐助面對自己:「你也打算迴避我嗎?」

……我不是不願面對,我只是不能再傷害鳴人了……」佐助低下頭去,眼神充滿哀痛與不甘。接著繞過阻擋自己的小櫻,繼續向前。

「你站住!難道你現在這個樣子就叫沒傷害鳴人嗎?看著鳴人剛才的眼神,你還要說不是你造成的?」一見佐助又要逃避,顧不得時間已稍晚,小櫻在後面大吼。

隨即,佐助猛然出現在小櫻面前直瞪著她,眼神凌厲:「你知道我對鳴人的感覺,卻不知道我想如何占有他!對我來說,給予現在什麼都沒有的我重新活下去的動力的人,就是鳴人」回想當時,在大戰過後,他已有尋死的念頭。眾叛親死他活著又能如何?但是鳴人對他伸出了雙手,那雙停留了幾十年的雙手,深深握了自己一把,將他拉回。

「我愛鳴人,我想要獨佔他!要他身心都只屬於我!我想讓他離開這個忍者世界,與我過著安逸的生活永遠只留在我身邊哈,這種想法聽起來很可怕,更別說真的執行,鳴人會失去自由的。」佐助退了開來,留下一臉不可置信的小櫻。

小櫻吞了一口口水,緩和一下因驚訝而胡亂跳動的心:「佐助鳴人他不是你一個人的,而且你也沒有資格限制住鳴人的自由但是!」佐助停頓了一下腳步,小櫻繼續說:「把你的想法說給鳴人聽,鳴人是很善解人意的,這你比我更了解。再說,鳴人可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你怎麼能預料到他的回答會是什麼呢?」

片刻,小櫻已離去,留下佐助一人在此沉思



聖誕節當天,家家戶戶為過節而忙進忙出,但卡卡西小隊卻是因任務而忙碌。得知任務細節後,他們前往當地尋找準備住宿的旅館,緊接著執行任務。任務內容是找到非法走私忍具和禁術卷軸的商隊的基地,木葉研判該商隊裡的人也都是忍者,但這次的任務並非捉拿,因此只要找到基地回報便可。

「小櫻,這次妳是隊長,妳認為該如何分配?」卡卡西問道。

「我認為分成兩組行動比較快,彼此又能互相支援,所以,我和卡卡西老師一組,鳴人和佐助一組」小櫻分配完後看了佐助與鳴人一眼,隨後又看向卡卡西:「老師你有話要說嗎?」

「那個小櫻阿,雖然你這麼分配很正確,不過」卡卡西當然也知道佐助與鳴人的情況。

「就是這樣子了!卡卡西老師,這次的隊長可是我喔!……我們出發!」一下令,四個人分批散開。



鳴人走在前頭而佐助在後,眼前突飄細雪讓鳴人瞬間停下腳步,佐助不以為意繞過鳴人直往前,鳴人的紅唇輕輕動了兩下:「佐助……」隨後也跟著走在後面。

佐助當然沒有忽略鳴人那細微的聲音,此時此地只有他和鳴人,佐助難保自己還能自制得住,他多麼想轉過身去將鳴人抱在懷裡,親吻他此刻嫣紅的雙唇,碰觸那溫熱的肌膚不行!不能再多想,得趕快找到基地並馬上回去!

他們彼此保持著一定距離前後走著,卻發現風雪有增強的趨勢,原本細細飄雪變成重重落雪,風勢也是逐漸增大。佐助實在擔心鳴人的症狀會在此刻發作,而風雪即將遮蔽所有視線,他必須先找到能躲避風雪的安全之處。

佐助轉過身準備叫住鳴人,卻發現他不在自己身後!佐助開始慌張:「該死!鳴人!」佐助在風雪中跑著,急切尋著鳴人去處,但卻怎樣都找尋不到。他的心都涼了一半了。最後終於是在山坡下找到昏倒的鳴人,想必是在暈倒後滾下去的。

「鳴人,你這白癡!」佐助背著鳴人找到一處洞穴,他們在裡頭生火並且休息。

安置好鳴人,佐助觀察著洞穴內部,裡面擺放著各式的忍具與卷軸,不用多想,佐助知道這便是任務要尋找的基地之一。想必是天氣所致,那些走私商人才放任基地無人看管,這倒是個好運氣。

佐助回頭將注意力放在鳴人身上,他烘烤自己的雙手並附上鳴人那微涼的的臉頰。佐助很是心疼,以往自己的溫度都比鳴人低,現在則是自己去溫暖鳴人……想著,佐助按耐不住去觸碰鳴人,鼻尖輕碰微涼的臉頰,緩緩移動到令佐助欲罷不能的香豔紅唇。佐助輕舔著,滋潤一下乾裂的唇瓣,接著緩緩探入靈舌盡情翻弄。

「唔……」鳴人輕吟著,佐助更是肆無忌憚。

一口氣拉下鳴人外衣的拉鍊,佐助的手覆上鳴人性感的鎖骨,薄唇也緩緩移到此處留連忘返。佐助的手移到鳴人的左胸口,停住……聆聽這一陣陣規律的心跳聲,佐助不禁認為此時的鳴人屬於自己的。

「嗚……佐助?」鳴人睜開眼睛,發覺自己衣著完好,而佐助背對著自己坐在身旁,有些困惑:「佐助剛才?」鳴人微微探起身子,卻發現佐助站起來就往外走,雖然風雪已消退許多,但還是不宜出去,難道佐助就這麼討厭跟他共處一室!?可惡!鳴人二話不說便追了上去。

「佐助!你給我站住!!」鳴人跑著而佐助走著,所以佐助很快就被追上。鳴人想都不想竟從後面抱住佐助。

不行了鳴人這傢伙果真是意外性第一……佐助沉默不語,隨即轉過身去由被動轉為主動。

鳴人的體溫,恢復了……真溫暖。


「佐助!?」鳴人驚訝於佐助的一反常態,佐助現在緊緊圈住自己不留任何一處空隙,簡直就像是要鎖住自己一樣,讓自己無法逃開。現在是誰在追誰啊?

「佐!?」呼喚的字句瞬間沒入他人嘴裡。他漩渦鳴人竟然被宇智波佐助給吻了!!!

佐助吻得深情、吻得忘我,鳴人先是無法反應,隨後便開始掙扎,然而他卻力不從心。鳴人剎那間對上佐助深情又滿是眷戀的黑瞳,眼裡溢出無法歌頌的對自己的無盡愛意,鳴人漸漸停止掙扎,任由佐助在他雙唇間為所欲為。

片刻,佐助放開鳴人那發疼的唇,問:「鳴人,你到底是怎麼看待我的?」佐助將鳴人鎖在自己與大樹間。

「當然是最重要的夥……」語未盡,轉而又進入第二次的唇舌糾纏。佐助這次霸道的深入探索鳴人溫熱的嘴裡,鳴人嚇得不敢亂動,腦海中似乎閃過什麼,原來是剛才在洞窟內的景象……

「佐助嗯唔……你在洞窟裡就啊……」佐助狠狠吸住鳴人換竄的小舌,鳴人一陣酥麻:「停下來!」鳴人終於將欺身而上的佐助推開。

「鳴人,你如何看待我?」佐助再次詢問。

鳴人瞪了一眼佐助,回答:「當然是最重要的……人。」鳴人頓了一下,反問佐助:「那我呢?你又是如何看我?」鳴人直直逼問。

「聽清楚了,鳴人。我愛你!」佐助定了定說,鳴人羞紅了臉。

「你你你別開玩笑了!那為什麼你之前都一直躲著我?渾蛋佐助!」鳴人忍不住想給佐助一拳,卻又不想破壞此時和樂()的氣氛。

「如果我不那樣的話,我可能會因為你的一個目光而對你做出比剛才更過分的事情……」佐助坦言,對於鳴人他的自制力可以說非常低。

「還、還能有什麼更過分的事情嗎?」鳴人有些擔心的問,隨後佐助靠近他的耳邊低喃了幾句,鳴人的臉剎時像顆成熟的番茄一般紅:「你你你滿腦子都只有這種事情嗎?!」鳴人摀著紅通的臉深怕再次被佐助襲擊,然而佐助卻是步步接近……

「對於你的話,沒錯。」

「佐助!!?」眼看佐助又要欺身而來,突然一個響亮煙火,照亮整個天際,隨即是連綿不止七彩燈火由下而上延著他們靠著的大樹閃耀到頂端,緊接著一整排的聖誕樹也跟著亮了起來。

「哇!好厲害!」鳴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過去,佐助在一旁輕笑,鳴人就是這樣的可愛


天空開始降下細細的飛雪,夜空中的月色在此時竟如此鮮明,旁邊的晶亮星芒點綴著一覽無盡的夜,景致十分浪漫且美麗。

「佐助,雖然我還無法回應你不過,我並不討厭你對我的這種感覺……」鳴人給了佐助一個最為燦爛的微笑。

「這就夠了,鳴人。」佐助非常高興,這表示鳴人並未拒絕自己,而他有把握會為鳴人付出所有的一切。

佐助牽起鳴人的手握在手心裡,這一天他們心相繫。



不遠處,小櫻和卡卡西看著這一切,一者興奮不已、一者無奈無從宣洩,最終還是祝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