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打佐鳴同人文
  • 12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X鳴《非完美結局?》番外 新年賀 完

 R18注意。 「就算要打斷你的手腳,我也絕對要把你帶回去!」站在舞台上的鳴人,所演的角色雖非主角。但這一刻,他的姿體與動作、表情與魄力,震撼了在場所有觀眾,包括坐在後排正中央的佐助。 

  

「漩渦…鳴人。」佐助的薄唇不由地動了動。就連他自己也沒發現,一直到鳴人接受喝采身影沒入後臺後,佐助的眼神依舊從未離開。 

  

  

「鳴…人…。」動了動手臂,佐助只感到一陣酸痛,卻又抽不回被重物壓住動彈不得的手臂。 

  

「別亂動啦,我還要繼續睡!」鳴人露出光裸的肩膀,翻身就抱住被他視為抱枕的佐助。 

  

「嗯…?」佐助迷濛的雙眼終於聚焦,他回抱身邊的人,手臂似乎不再感到沉重。 

  

  

早上八點整,今天是個適合睡懶覺的周末。雖然演員的生活不分周末假日,但這個周末卻剛好是他們兩人難得能一起過的假日。 

  

自從兩年半前佐助那次不懼眾人的告白後,鳴人和佐助便順利交往了起來。雖然身邊的朋友們都說他們兩人交往前交往後相差不大,不過有些事還是只有他們兩個人才知曉,那就是:佐助其實很愛撒嬌;以及鳴人其實很性感。 

  

當然,佐助是絕不會承認前者,更不可能讓其他人知道後者的。 

  

既然是個難得的假日,昨晚又因為“運動過度”而身體勞累,佐助也選擇繼續入睡。就在他閉上雙眼的同時,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 

  

深怕吵醒鳴人,佐助小心翼翼移動身軀,順利拿到手機後便立刻接起。 

  

「佐助,不好意思難得的周末,打擾了你和鳴人。」電話一頭傳來卡卡西帶著歉意的聲音。 

  

「說吧,有什麼事?」佐助壓低著聲音道,另一隻手不忘輕柔撫著身邊沉睡的人的金髮。 

  

「我想你不可能會忘記《非完美結局?》吧。其實是這樣的,編劇已經寫好了下一季的劇本,並且邀你和鳴人演出。」  

  

《非完美結局?》再怎麼說佐助都不可能忘記,就是這部電視劇促成了他與鳴人的戀情。更別說電視劇一播出,造成的廣大迴響更是讓兩人聲名大噪。就算當初接戲前佐助沒聽說會再拍續集,他都還是應該要抱著回饋的心接下演出才是。 

  

只不過,正是因為參與過演出才知道,要是對於自身原則太過堅持的話,恐怕只會將整部電視劇搞砸。鳴人就不用說了,佐助依然會堅持對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不能演吻戲、床戲,至於他自己嗎?鳴人不知道有什麼想法。 

  

  

「要和佐助再演情侶嗎?」鳴人搔了搔微紅的臉頰,有些不知所措。在戲外和佐助是情侶,在戲裡又要和佐助演情侶,感覺好奇特。 

  

「總之,先看看劇本再說吧。」佐助咬了一口柴魚飯糰,內心打定主意,如果鳴人也不希望他和其他人演床戲,那麼他會依照鳴人的想法拒絕。 

  

  

幾天後,劇本由導演和編劇親自送到了鳴人與佐助同居的一處公寓。待佐助打開大門的同時,他還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好意思不請自來,不過編劇堅持要親自過來一趟。」 

 

佐助將他們帶到客廳,並進廚房沖了兩杯咖啡請他們入座享用。 

 

道過謝後,導演和編劇兩人還是遲遲不肯開口明說今天前來的目的,想必是在等待人的出現吧。 

 

事實上,佐助與鳴人同居這件事,只有少數幾個知心朋友和彼此的經紀人知道,雖然交往的事情劇組人員包括當初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知道,不過同居的算是還沒對外公開。 

 

「鳴人呢?」從進門到現在沒說過半句話的編劇劈頭就是問這個 

 

…洗手間。」佐助再一次在心裡想:果然不能小看這個人。 

 

從進門後,佐助可以感覺到對方銳利的視線掃射客廳四周,照這樣看來,他應該沒漏看角落的兩雙拖鞋,以及玻璃櫃裡的甜蜜合照。 

 

「佐助,有客人嗎?」鳴人剛好從洗手間走了出來,在看見來人後便誇張的大叫一聲。 

 

「好久不見,你還是這麼有活力啊,鳴人。」導演扭過脖子朝鳴人點頭微笑。 

 

「嘿嘿,真的好久不見了。」 

 

這下四人總算都到齊了,編劇將這次的劇本親手交給鳴人和佐助,導演也開始說明此行前來的主要目的。 

 

「我和編劇討論過了,之所以會親自來打擾,是希望如果對劇本有什麼的意見,在沒更動主要劇情的情況下可以現場更改。」 

 

佐助放下劇本,喝了一口茶,說出結論:「既然你們都這個地步了,我們也不好意思再拒絕。只是我希望,這一季確定就是這部電視劇的結局。」 

 

佐助最後之所以答應,原因還是在於身旁的鳴人。他從頭到尾沒有看劇本一眼,只是一直等著自己的答案,這也就表示,他是很想把這齣電視劇作個完美的END。 

 

  

「太好了!」鳴人和編劇同時握拳歡呼。  

  

「咳!這次的劇本沒有我覺得需要修改的地方。鳴人,你的看法呢?」  

  

「嗯……咦?不,我也沒有覺得需要修改的地方。」鳴人將最後一頁闔上,語氣雖如先前一般朝氣,卻感覺少了那一點點堅定。  

  

「鳴人,如果你不想要我……」語未盡,鳴人選擇打斷佐助的話。  

  

「畢竟,這是工作嘛!」鳴人沒有看著佐助,可見心裡還是掙扎的。那關於最後頁的劇情,Sasuke給了即將與sai結婚的sakura一個祝福的友情之吻。  

  

佐助還是第一次看到鳴人露出那種掙扎猶豫的表情,說不覺得開心是假的,不過他內心多少希望鳴人去干預他飾演的角色;就像他干預鳴人飾演的角色一樣。  

  

「那就這麼定案了,兩個星期後開拍,老地方見。」導演和編劇將咖啡喝盡,向兩人道謝後,便起身離開。  

  

  

接下來的兩個禮拜,佐助和鳴人彼此是個忙各的,見面的次數也減少很多。他們雖然住在一起,不過有時候因為趕戲而留宿在外也是家常便飯的事。距離上次見到鳴人已經是兩天前的事了,今天他們在兩年半前第二次見面的休息室裡遇到彼此,原來鳴人已經先到片場了。  

  

他正累的趴在桌上打瞌睡。  

  

無奈一笑,佐助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蓋在鳴人身上。他接著伸手撫上對方富有彈性的臉頰,休息室的門正巧在這個時候打開。  

  

小櫻和祭彼此有說有笑的走進休息室,在看到打盹的鳴人以及親密撫摸對方臉頰的佐助後,他們又悄悄的轉身準備離開。佐助也跟著走了出去。  

  

「鳴人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所以我就叫他去休息室,沒想到真的在裡面睡著了。」兩年半不見了,小櫻依舊是那一副男人婆,嗯很有男子氣概的女生的模樣。  

  

「佐助,鳴人沒有對劇本裡友誼祝福的一吻有所表示嗎?」而祭不會看人臉色和直言不諱的個性也是一點都沒改變。  

  

「祭!」小櫻用手肘狠狠撞了一下祭的胸口,對方立刻咳了起來。  

  

「再怎麼說,這都是工作。」佐助面無表情的回應,接著便自顧走到導演面前打招呼,留下尷尬的兩人。  

  

「看樣子鳴人是什麼話也沒說……好痛。」胸口又被撞了一下。  

  

「真是的,要是等會影響到佐助君拍戲的心情就糟了。」  

  

「我還真沒想到,鳴人真的什麼話也沒說呢。」祭撫了撫自己的胸口,再次站直身體,不過他可沒想要再挨打。  

  

「是嗎?就算沒說可不表示鳴人心裡能夠接受喔。他雖然是有話直說的人,不過其實心裡也有細膩的時候。鳴人是尊重佐助對工作的專業所以才沒說,不過心裡應該也是會不高興的吧!畢竟他可是十分愛佐助君的喔。」小櫻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一旁的祭似乎也明白了什麼。  

  

  

「好了,各就各位。」導演的聲音傳遍了片場四周,他這次自備了麥克風,這樣就不需要費力大聲指揮了。  

  

鳴人拍拍臉頰打起精神,一旁的佐助則有些擔心的頻頻向他看,差點無法專心。幸虧五顏六色的燈光一打、節奏強烈的音樂一下,第一幕第一場的景,依然是那個熱鬧非凡的酒吧,足以讓所有人提起精神。  

  

  

Sasuke望著舞池裡扭腰擺臀開心熱舞的男性,即便那之中有一個金髮藍眼的美男子頻頻對他拋媚眼,Sasuke依然無動於衷。  

  

他是怎麼了?今天是他這個星期七天第七次拜訪酒吧,然而卻連一個也沒看上眼到能帶回家去的。如果說這樣的情況持續一個星期到還不打緊,但事實上,這個情況已經持續了整整五個月了。  

  

沒錯,自從Naruto離開以後,剛開始的那一個月,Sasuke依舊像平常一樣遇到看上眼的人就帶回家去。雖然Naruto出國去了,而且不確定還會不會回來,不過Sasuke並不擔心。以他的財力,要隨時搭飛機去找對方並不是什麼難事,就看他要不要這麼做而已。  

  

況且,自從Naruto在美國找到住的地方以後,他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通電話,所以他一點也不會感到所謂的寂寞。  

  

不過,Sasuke可真沒料到會變成現在這樣。他的身體,現在除了Naruto以外,對誰都提不起性致來了。這可謂是中了一種「非Naruto不可」的毒,需要Naruto來解才行。  

  

手裡拿著伏特加的Sasuke,恍惚的似乎看到了一抹熟悉不過的金色身影。很快地,他三步併作兩步上前,抓住對方纖細的手臂。對方一回頭,是那陽光的笑顏。  

  

NarutoSasuke也回以一個溫柔的微笑。  

  

「抱歉,我的名字叫Justin,不是Naruto。」原本燦笑的臉變成露出尷尬表情的另一位男子的臉,對方輕輕地撥開Sasuke的手,隨後轉身投入另一個英俊男人的懷抱。  

  

「嘖!」Sasuke緊皺眉頭,對方不過是身形有點相像的金髮男子,他居然就衝過去亂人,真是有夠丟臉。  

  

Sasuke轉身從舞池中回到酒吧,繼續續杯。  

  

「卡!」導演只揮另一個金髮演員準備上戲,便要佐助盡量維持剛才的感覺好接續剛才那一幕。  

  

鳴人走出鏡頭後,瞬間覺得害羞不已。還沒和佐助在一起以前,他絕對不可能會這樣,當然除了第一次和佐助拍床戲以外。現在,感覺簡直就像在鏡頭前對著所有人和佐助談情說愛一樣,真的好羞恥。  

  

有趣的是,鳴人以為佐助會像以前一樣冷靜的工作。沒想到,對方似乎也有點被自己給影響,握住他手臂的手心滿是冷汗。  

  

「嘿嘿」鳴人在一旁偷笑,佐助則順利的把這一幕演完。  

  

  

「好久沒有一起回家了耶,佐助。」雖然是回到之前為了拍戲而租的公寓,而不是鳴人與佐助合資一起買的透天屋。不過,一起回到一間屋子裡的感覺是一樣的。  

  

今天的幾幕都算是順利的拍完,除了第一幕之外,其餘的不是佐助單人,就是小櫻和祭的戲。所以,今天算是早早就收工了。  

  

「佐助,我先去洗澡囉。」鳴人脫下外套,就逕自往浴室走去,沒有發現佐助隨之而來的一抹邪笑。  

  

浴室裡,熱氣滿分。鳴人一下子就將全身衣服脫個精光。他走到出熱水的蓮蓬頭底下,仰頭享受這溫暖的熱氣。  

  

忽然,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從背後環抱住鳴人光裸的身軀,嚇了鳴人好大一跳。不過他不用轉頭也知道,身後的人是佐助。  

  

「佐助!?」鳴人還來不及反應,佐助抹著的泡泡的手就滑上了鳴人的左胸。  

  

「唔……」意外地,除了剛開始的吃驚之外,鳴人沒有反抗,顯得十分溫順。  

  

「嘖!」可惡,這傢伙也未免太可愛了吧!  

  

佐助的動作越發放肆,仔細想想,他們也兩個星期沒做了。接下來恐怕會更沒時間,所以今天這個機會他是怎樣都不會放過的。  

  

佐助捧住鳴人濕潤泛紅的臉頰,溫柔的吻了上去。他們專注在親吻上,越相互廝磨,身體也越來越熱,下半身也緩緩的抬頭。  

  

「呵。」佐助一陣輕笑,猛地握住鳴人的稚嫩,逼得對方輕喊出聲。  

  

「渾蛋」鳴人也不甘示弱的還擊。  

  

佐助先讓鳴人釋放了一次,接著伸出手指來到後穴,逗弄似的按壓。  

  

「嗯…………」嘴裡溢出零碎的呻吟,鳴人咬著嘴唇不敢發出過大的聲音。佐助見狀立刻封住對方的紅唇,手指也伸了兩根進去。  

  

一切準備就緒後,佐助突然停止所有動作。鳴人泛紅的大腿早已夾緊佐助結實的腰際,他困惑的望著對方,藍眼雖充滿情慾的霧氣,卻仍然清澈閃爍。  

  

愛憐的撫摸鳴人的臉頰,佐助將薄唇輕貼上去,隨後一個前挺,炙熱沒入溫暖的後穴當中。  

  

佐助及時封住鳴人的嘴,紅舌也捲進了對方同樣溫暖的口腔當中。在激烈的親吻同時,佐助托助鳴人發抖的身軀,讓他從牆壁移到地板,接著才開始恣意的衝撞。  

  

「哈啊……」鳴人的手指抓住了瓷磚隙縫,指甲末端逐漸泛白。佐助當然沒有漏看,他伸手抬起對方的手,十緊扣在身體兩側,繼續挺進。  

  

突然,佐助發現身下的人瞇起眼露出牙齒發笑,他有些困惑的問:「笑什麼?」  

  

「嗯我想…………NarutoSasuke…………唔嗯在浴室裡……啊啊」鳴人說完後,用力捏了一下佐助的大腿,表示對於讓他無法完整回話的人的不滿。  

  

「呵,白痴。」佐助持續挺進,速度也越來越快。他心想:Sasuke雖然不是同一個人只享用一次就會罷手的人;但,同一個人能讓他怎麼享用都嫌不夠的,恐怕只有一個。  

  

 

 

又一個星期後,今天鳴人和佐助終於能夠在同一個鏡頭前一起拍戲了。今天主要幾幕的劇情是:Ssauke準備出發去美國找Naruto的同時,剛好收到Nartuo寄來的出道慶功派對邀請函。使得原本要給Naruto一個驚喜的Ssauke也只好作罷。  

  

  

Ssauke特地去租了一輛車來到派對會場前,他將車子駛入大型停車場內,接著下車準備進入會場。進入前,一輛加長型的凱迪拉克從Ssauke眼前駛近會場大門前,仔細看下車的人,是Naruto以及他樂團的成員。  

  

Naruto雖穿著西裝,頭的襯衫扣子卻敞開露出胸前的鎖骨。在Ssauke眼裡看來,分明是無盡的誘惑。  

  

團員們左一個搭上Naruto的肩、右一個環上Naruto的腰,一起進入會場。見到這一幕的Ssauke,決定要給所有人來一個難忘的派對。  

  

派對已經進行了好一陣子了,依舊不見Ssauke的身影。就在Naruto還是想是不是被對方放鴿子的時候,就聽到四周圍傳來陣陣讚嘆的聲音。  

  

SsaukeNaruto笑著轉身,Ssauke還是一樣到哪裡都是目光的焦點,即使身在周圍都是名人的地方也絲毫不會被人強走光彩。  

  

Ssauke目光直鎖Naruto,他比直的朝著目標前進,接著在Naruto面前停下腳步。隨即,Ssauke還過對方的腰,不顧在場眾人的目光就這麼吻了上去。  

  

這一吻還不是輕輕的打招呼般的吻,而是濃情密意的唇舌糾纏。Ssauke雙手也沒閒著,幾乎撫遍了Naruto的後背以及臀部,惹得在場所有人目光都不知道該擺像哪邊才好。  

  

「哈哈」身為當事者的Naruto只是輕笑出聲,他並不怪Ssauke的舉動,反而還很高興,對方還是像以前一樣沒變。  

  

只不過,雖然Naruto的團員們以及所屬經紀公司的高層都知道他的性向,不過現場不知道的人還是很多,因此幾乎所有人都露出了吃驚的眼神,有些甚至是鄙視。  

  

「各位好,打各位了。現在,容我把這個我已經半年沒見的小情人帶走,祝福你們玩得愉快。」佐助對著Naruto的團員們道。他們倒是各個都露出曖昧的微笑對著兩人點頭道別。  

  

接著,Ssauke毫不留戀的牽著Naruto的手離開派對會場。  

  

  

「呼……」鳴人長長的吸了一口氣接著,接著緩緩吐了出來。剛才的親吻和撫摸,真的讓他害羞到想找洞躦了。  

  

「很順利喔,繼續保持。」導演上前拍拍鳴人的肩,顯然很滿意剛才的演技。  

  

事實上,只要是他和佐助一起拍攝的鏡頭,幾乎都是一次就OK。但,鳴人卻也越加感到害羞別扭。現在的他,似乎可以理解當時佐助面對和喜歡的人拍戲的緊張心情。這種心情不是因為拍戲而緊張,而是因為面對對方而緊張。  

  

終於,面對接下來和佐助的床戲,鳴人緊張的心情一口氣爆發出來,也因為鳴人比往常還要緊張,因而NG了很多次,最後還是飲了一點酒緩和一下心情,才順利完成拍攝。  

  

「還真是不能誇獎你呢,鳴人。」導演邊嘆氣邊命令收工。  

  

「嘿嘿」鳴人抓著頭苦笑。  

  

「回去我會好好處理。」  

  

「就交給你了,佐助。」導演拍拍佐助的肩膀,露出心安的笑容。  

  

  

回到公寓,鳴人和佐助接力的浴洗過後,已經是半夜兩點整了。  

  

「真不公平,為什麼導演就對佐助這麼放心啊?」鳴人躺在床上,即使今天拍了一整天的戲,他還是因為剛才的事情困擾得無法入眠。  

  

「這還用的著說嗎?吊車尾的。」  

  

「哼,太不公平了。」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鳴人知道,這是因為佐助在工作方面的能力要比他好太多了才會這樣。因此,鳴人雖嘴上抱怨,但其實這還比較像在跟對方撒嬌,只是鳴人沒有發現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努力贏過我。」佐助似乎說出了重點。  

  

「咦?」  

  

「在工作的時候,不要把我當成是你的戀人,而是競爭對手。畢竟,我們原本就這樣的。」語畢,佐助閉上雙眼,接著翻過身去,似乎準備睡了。  

  

鳴人回想著佐助剛才所說的話,這些話似乎點醒了他。  

  

鳴人笑著輕聲道:「謝謝你,佐助。我果然很喜歡你。」他接著閉上眼睛,很快地就睡著了。  

  

  

果然,佐助的話奏效了。隔天一早的拍攝十分順利,導演也稱讚佐助,果然他一出馬,鳴人就立刻恢復到先前的水準。  

  

只不過,接下來的劇情比較嚴肅,也是這一季進入中後半段最關鍵的幾幕。  

  

  

出道慶功派對的隔天早上,NarutoSsaukeNaruto與其他人合租的便宜公寓走了出來。他們沿途開心的聊天,沒有注意到後面一雙虎視眈眈的眼神,沿途跟隨。  

  

接著,在他們兩人都將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的時候,悲劇發生。Naruto被身後穿著連身帽T的男人,拿著球棒猛擊中頭部,當場昏了過去。Ssauke先是擊倒襲擊Naruto的犯人,接著迅速將他送往醫院。  

  

現在,Ssauke正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不發一語。  

  

Ssauke回想起當時的情況,Naruto的金髮染滿鮮血,溫熱的溫度透過他的掌心,傳遞到Ssauke的內心深處。  

  

「不」,當時Ssauke的內心只有這一句話。  

  

Ssauke留下了一滴眼淚,接著便停止不住。他沾著Naruto鮮血的雙手緊握,縱然再不信神祇的他,現在也只能祈求:「拜託別讓那傢伙離開我、拜託。  

  

「卡!」  

  

佐助立刻用雙手擦乾眼淚,即使如此,漆黑的眼睛依舊泛紅,連鼻頭也是。  

  

「嗚嗚……」因為頭上沾滿了假血漿,才從淋浴間梳洗完畢的鳴人,恰巧看到了佐助這一幕的真情演出,也感動到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鳴人的淚腺還真是發達呢。不過真沒想到佐助可以演得這麼好,我還以為是個沒有淚腺的人呢。」祭此話一出,不僅惹來佐助的白眼,更惹來小櫻的拳頭。  

  

「噗哈哈,祭你居然說佐助沒有淚腺,哈哈哈。」原本的感動瞬間消失無蹤,鳴人不計形象的大笑,讓一旁的佐助不得不採取動作。  

  

佐助緩緩走向鳴人,並在他耳邊輕道:「再繼續笑,小心我立刻在這你弄哭你。」  

  

鳴人嚇得瞬間禁聲,佐助則轉身走到攝影機前查看剛才的拍攝。  

  

看著螢幕後的自己,佐助覺得自身有很大的突破。這是他第一次演哭戲,他想,如果和他演對手戲的不是鳴人,他或許就沒有辦法這麼輕易的哭出來。 

  

 

  

Naruto的傷勢雖然嚴重,不過在昏迷了一個星期後,總算恢復了意識,並且在一個月後出院。 

  

檢方也調查了這起襲擊事件,最終的犯人確定是與Naruto所屬同一間經紀公司的旗下藝人。動機則是那次的派對,對於SasukeNaruto當眾親吻的行為感到不滿,於是下手攻擊。 

  

最後在檢方以及所有陪審團一致的決定下,認為對方雖屬惡意傷害,卻有悔過之心,決定判決一年有期徒刑,並且不得上訴。 

  

Sasuke以及Naruto的朋友家人,雖然對這個判決不滿,不過,事情也只能到此為止。倒是這起事件,讓Sasuke暗自決定了一些事。 

  

 

  

SaiSakura要結婚了!?」鳴人看著劇本意外大喊。 

  

「是阿,而且這次還要真的飛去美國拍攝呢!」這部電視劇的背景原本就設定在美國,拍攝第一季的時候沒有機會過去,現在終於有機會能夠前往自由國度了。 

  

「嗯!」鳴人也很期待能夠去美國,而且他更期待這部電視劇最後的結局。 

  

一旁的佐助心不在焉的翻著劇本,嘴裡喃喃道:「結婚…嗎?」 

  

  

拍攝劇組與演員們一行人飛往美國,歷經十四個小時,終於抵達NY─全美人口最多的都市。 

  

拍攝工作將會在曼哈頓進行,當然包括那最重要的結婚場景。導演預計將在一個靠海的教堂內進行拍攝,到時候勢必會呈現出非常浪漫的婚禮來,令所有人都非常期待。 

  

  

在劇組人員忙著布置場景與架設設施的時候,佐助和鳴人逮到了些許的空檔,偷溜到了海灘散步。 

  

「哇!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空無一人的海邊呢。」鳴人忍不住開始往前奔跑,一下飛機就趕著拍戲,好不容易逮到時機,終於可以稍微玩一下了。 

  

「喂,鳴人,別跑太遠。」望著跑得像個孩子似的鳴人,佐助感到十分好笑。 

  

「佐助你快來!有小螃蟹耶!」鳴人在距離佐助約一百公尺的地方,興奮蹲著直指著地上,隨後又嫌佐助走的太慢,邊跑邊抓著佐助跑到他發現螃蟹的地方,似乎已經完全忘了此行目的了。 

  

「嘻嘻。」鳴人觀察著小螃蟹的移動路徑,緩緩來到岸邊。 

  

冰涼的海水拍打上了兩人光著的腳丫。佐助一時興起回頭一望,是兩人的腳印一路沿著岸邊不斷延伸到看不見的盡頭。 

  

佐助突然抓著鳴人垂在兩旁的手,鳴人困惑問道:「佐助?」 

  

「鳴人,我……」佐助來不及說完話就被打斷。 

  

從遠方跑來一位工作人員,一邊大喊著「鳴人、佐助。要開拍了!」 

  

「我們這就來了!」鳴人也大喊回應。 

  

佐助嘆氣著鬆開鳴人的手,自顧自的往前走。鳴人見狀小跑步跟了上去,問道:「佐助,你剛才想說什麼?」 

  

「沒什麼,走吧。」 

  

「啊…可惡,也太會我胃口了吧。」 

  

鳴人沒有發現佐助正輕輕微笑,他們抬頭迎接海風吹撫而過,滿懷期待的心情迎接接下來的拍攝。 

  

  

SaiSakura要結婚了,他們飛到了通過同志合法結婚的美國去準備婚禮,順道去探望了因為襲擊而受傷,已經出院一個多月在經紀公司準備的豪宅內休養的Naruto 

  

自從Naruto出院過後,Sasuke一次也沒去看過Naruto,似乎忙於事業。不過他這次也跟著SaiSakura一起飛來美國,他的首要目的是去找Naruto,其次才是參加SaiSakura的婚禮。 

  

Sasuke不在身邊的Naruto,每天都努力的照顧好自己,讓自己更快能夠恢復以往的健康狀態,好在Sasuke再次和自己見面的時候,能夠以最加的狀態出現在對方面前。 

  

今天,他們將在婚禮迎接久違的重逢。 

  

  

鳴人已經著裝完畢,他身穿一件十分合身的燕尾服西裝,看起來英姿筆挺,金色的頭髮往上梳上一邊,只留下部分瀏海垂在額頭上,看起來和平常隨性打扮的他有很大差異。 

  

一旁的佐助倒是穿的和平常差不了多少,因此,在他看見鳴人這付打扮以後,他幾乎無法移開直盯著鳴人的目光。 

  

鳴人一開始還能打趣的開佐助完笑,說著:「是不是被我的帥氣給震住了?」這樣的話,一直到佐助伸出手撫上他的臉,鳴人才止住喋喋不休的嘴。 

  

「很美麗。」 

  

「!?」鳴人羞紅了臉,但他卻沒有移開與佐助對視的目光,他感覺到心臟前所未有的劇烈跳動,只因佐助的一句話,鳴人就變成這付模樣了。 

  

這是第一次,佐助在工作的片場對鳴人有親密的舉動,此舉讓在場所有人都識相的別開目光,不去打擾現在眼中只存在彼此的兩人。 

  

不過,戲還是要拍,在佐助的手離開鳴人臉上後,所有人又開始準備拍攝工作。 

  

  

SaiSakura的婚禮拍攝進行的十分順利,他們對彼此念出誓言,並交換戒指。而小櫻雖是反串男角演出,卻難得在交換戒指的那一刻露出了靦腆的幸福笑容,彷彿是真的在結婚似的。 

  

接下來,Sasuke將對他畢生的摯友Sakura給予祝福一吻。 

  

「我真沒想到我會這麼說,不過恭喜你們終於被彼此綁死了。」Sasuke依舊是嘴巴不饒人,他一向對這些誓言啊、結婚啊感到厭惡。不過現在的他好像有些改變了,畢竟他自己也曾經對Naruto求過婚,雖然被拒絕就是了。 

  

「真是謝謝你的祝福啊。」Sai漠然的回應,隨後轉身去招呼其他親友。 

  

「希望你不會感到後悔。」Sasuke開玩笑的對無奈的Sakura道。 

  

「恭喜你了,Sakura。」NarutoSasuke身邊出聲道喜。 

  

此時,Sasuke也終於說出了恭喜,他接著伸手搭上Sakura的肩,即將當著鳴人的面前吻上去。 

  

接著果然,行動快上言語,鳴人突然抱住佐助大喊:「等一下!!」 

  

「卡!怎麼了鳴人!?」導演被鳴人的大喊嚇得都從椅子上跳起來了。 

  

「雖然現在才說好像太晚了,可是,我…我不希望佐助去親吻別人,對不起!」鳴人九十度彎腰鞠躬,對現場所有因為他的耽誤而造成不便的人道歉。 

  

「因為是工作,所以我以為自己可以接受佐助去親吻別人,可是…我發現我真的沒有辦法忍耐…」鳴人所說的話雖然不是一個演員應該說出來的,然而這卻像是在對佐助獨佔的告白言論,已經讓在場所有演員都感到羨慕不已。 

  

導演轉過頭望著編劇,不料對方卻一點也不介意。「那就來個擁抱就好了,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太好了!」鳴人甚是開心,不過最開心的人,當然莫過於佐助了。 

  

一開始,在得知佐助要和其他人拍吻戲的時候,鳴人雖然露出掙扎的表情,但始終沒有開口抗議劇本的安排;不過現在,在聽到鳴人親口說出他無法忍耐的這句話時,佐助的內心感到無比滿足,這也是鳴人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表現出對他的獨佔欲。 

  

「沒是的話就繼續開拍了!」 

  

拍攝繼續進行。Sasuke給了Sakura一個祝福的擁抱。接著,由婚禮的兩位主角開始跳第一支舞,而Sasuke也拉上原先在和其他人聊天的Naruto一起跳舞。 

  

想想,他們兩人也很久沒一起跳舞了。Naruto似乎想起了那一次的舞會,他邀請了Sasuke和他一起參加,雖然一開始Sasuke是怎麼也不願意去,結果還是去了。這件事也讓Naruto一直感動在心裡。 

  

Sasuke當然知道Naruto心裡在想些什麼,而他想的也是同一件事。這次久違的重逢,Sasuke有好多話想跟Naruto說。 

  

Naruto,都是因為你把我變得這麼挑剔,害得我這半年來都只能過著邊聽你在電話中的聲音邊自己解決的日子。」Sasuke帶著完笑話的方式說出驚人的話,令人眼前的Nartuo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才好。 

  

「所以說了,Naruto,不是你改變了我,而是我因你而改變。」Sasuke說著說著突然停下旋轉的身體,他與Naruto拉開了些許的距離,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裝著戒指的盒子。 

  

Sasuke……」Naruto幾乎是屏息的喊著對方的名字。 

  

「我們的確不需要戒指和誓言來證明我們的愛,不過,現在我只是因為想這麼做,所以就做了,沒有其他理由。 

  

Nartuo,我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我從未有過任何幸福的幻想,因為有你,我開始相信愛情。」Sasuke從盒子裡取出兩個戒指,接著道:「請你讓我成為你的伴侶。」 

  

Sasuke,我不知道在我的生命中有什麼是比你還要更想讓我得到了。因為你,我能勇往直前面對一切,沒什麼事是我辦不到的。」Naruto伸出手讓Sasuke替他戴上戒指,「我願意成為你的伴侶。」接著他也替Sasuke戴上。 

  

在場所有人無一不是先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隨後才回過神來獻上祝福的掌聲。這也難怪,因為對方是那個:不說愛、不婚、不相信誓言的Sasuke;這樣的Sasuke現在也找到真愛了,這個事實讓在場還單身的貴賓紛紛產生了想找個伴侶的念頭,也讓有了伴侶的貴賓想就此安定下來。真是驚人的影響力。 

  

Sasuke溫柔的親吻了Naruto的雙唇,擦去對方因感動而流出了淚水。接著,他又出驚人。「我要搬來紐約了。」 

  

「可是,你的公司怎麼辦?」 

  

Sasuke前幾年才在本國開了一間服裝設計公司,好不容易才上了軌道的,現在居然說丟下就丟下,難道這一切都是為了他? 

  

「你還記得我從你出院後就沒來看過你嗎?」Sasuke的臉上有些愧疚,他接著道:「我已經把公司安頓好交給別人了,過幾個星期就可以搬過來了。當然,房子早就買好了。」 

  

Sasuke……你……」Naruto終於忍不住一把跳上去抱住Sasuke。從第一次見到Sasuke,他就一直想著這一刻,現在總算實現了。 

  

Sasuke將薄唇貼近Naruto耳邊。 

  

「我愛你。」 

  

  

「卡!很好,這樣差不多了,剩下幾幕拍完就能殺青了。」導演下令休息二十分鐘,演員們紛紛準被換裝或補妝,現場獨留下鳴人和佐助,以及幾位婚禮的臨時演員。 

  

「佐助你在幹嘛,走囉。」鳴人伸手拉了一下佐助襯衫的柚子,對方卻像個石雕像一樣站住不動。 

  

「佐助,接下來是床戲耶,你該不會是在害羞吧?」鳴人雖然也還是會感到別扭害羞,不過因為對方是佐助,與其說他會帶著鳴人,不如說鳴人已經習慣對方了,所以可以自然演出。 

  

「鳴人,我、我們結婚。」佐助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小聲,以至於鳴人只能聽到前面的自己的名字而已。 

  

「你說什麼啊,佐助?大聲一點。」鳴人靠近佐助的臉,並要他在說一次。 

  

「呼……」佐助這次深呼吸,接著抓住鳴人的手,對著對方的藍眼睛說:「我們結婚,現在。」 

  

「啊?」 

  

佐助低著頭,露出泛紅的耳根,接著突然一把將鳴人抓到一位飾演婚禮牧師的臨時演員面前,又從說一次剛才的話。 

  

「先前我就有調查過了,你是真的具有牧師的資格沒錯吧。」佐助對著那位臨時演員說。 

  

「咦,是阿。」牧師雖然對於佐助調查他身分的事感到吃驚,但還是乖乖回答。 

  

「那就在這裡替我們證婚。」 

  

「咦?嗯?等等,佐助!」在鳴人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之後,他滿臉通紅,感到無所適從。 

  

佐助已經將鳴人帯到教堂正中央,就是剛才為了拍攝婚禮,祭和小櫻所站著的地方。牧師也準備好,就等兩人。 

  

「佐助…我……」鳴人嘴上想說他還沒準備好,但事實上,他的內心卻告訴他,就算接下來順利發展下去也無所謂,因為佐助會一直在他身邊。 

  

「鳴人,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開你的,做好覺悟。」佐助說的不是甜言蜜語,而是霸道的宣言,很有他宇智波佐助的風格。 

  

「哼,佐助你叫誰做好覺悟啊。我可是漩渦鳴人,該覺悟的應該是你才對!」 

  

「哼…。」佐助輕笑,他牽過鳴人帶著戒指的手,等著牧師替他們宣布。 

  

「我以紐約州以及上帝賦予我的權利,宣布你們成為伴侶。」牧師笑開懷的說,這可是他第一次替同性伴侶正婚呢。 

  

「現在你們可以接吻了。」他雙眼發亮。 

  

鳴人微紅著臉閉上雙眼,主動獻上雙唇。他感受到佐助極微溫柔的在親吻他。這一刻,他沒有在飾演任何人,他是愛著宇智波佐助的漩渦鳴人。 

  

他們頭靠著頭,幸福地相視微笑。 

 

 

 

三個月後。佐助與鳴人的在新家裡舉行了喬遷派對,派對結束後他們好不容易把所有客人都請了回去,今天一天終於有能夠獨處時間。 

 

他們分工合作打掃了一下客廳的狼藉,接著各自去洗了澡,好不容易終於能躺下來休息。 

 

鳴人率先躺上床,他隨手打開了電視,剛好正在播映他與佐助所主演的電視劇。劇情則進展到了Sasuke向Naruto求婚的時候。 

 

佐助剛好帶著一身的清爽也躺上了床。 

 

此時,電視傳出了Sasuke的說話聲:「請你讓我成為你的伴侶。」 

 

「我很高興能成為你的伴侶,佐助。」鳴人難得撒嬌的靠在佐助的肩上。 

 

「我也是,鳴人。」佐助以一個吻作了回應。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