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打佐鳴同人文
  • 12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X鳴《非完美結局?》聖誕賀 0之1

這篇賀文是在百忙之中趕出來的,錯字請多包涵。另外,文中佐鳴主演的電視劇劇情,是真實參照小相自己非常喜愛的經典影集拼湊改寫的,看過影集的人一定一眼就能看出是哪一部影集,在這裡就不多說了(不知道的人也可以問小相) 

「我拒絕。」佐助雙手環胸,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閉目養神,為接下來的最後一幕戲養精蓄銳。 

  

「為什麼?你連劇本都還沒看過不是嗎?」佐助的經紀人卡卡西笑的一臉無奈,佐助並不是一位非常大排難搞的演員,但卻也絕對稱不上順從,就是那唯一的原則會緊緊守住,這也是為什麼卡卡西願意當佐助的經紀人,儘管每次都得不到什麼好臉色看。 

  

「要我演男同志並不是什麼問題,不過我聽說裡面有不少吻戲,而且還不是和同一個人。」並不是佐助不願意拍吻戲,不過就他目前出道為止,他從沒和任何男人拍過吻戲,更何況還是和很多人,吻不吻的下去都還是個問題呢。 

  

「嗯……我是知道佐助你的顧慮,但是你最近拒絕的太多了,而且這次的酬勞會是你出道以來的三倍之多,所以我才打算好好的說服你。」卡卡西繼續使出三寸不爛之舌,道:「況且,這次是那位名導演親自邀請,說這個角色非你莫屬,不是你飾演的話,角色就無法活過來。」 

  

見卡卡西都苦口婆心說成這樣了,佐助嘆口氣,決定先看看演員表再做決定。 

  

「太好了佐助。來,這位是和你演對手戲的舞台劇演員。」卡卡西將幾個飾演主要角色的演員表放在佐助眼前。 

  

黑瞳瞄了一眼桌上的資料,眼裡瞬間浮現別具深意的光澤。 

  

「我改變主意了,卡卡西。」 

  

「咦?真的嗎?」卡卡西的魚眼開心的瞇成直線,心情好久沒這麼好過了。 

  

「不過我有條件,除非答應了,否則我還是不會演。」 

  

  

三天前,木葉劇院臺前,幾個演員正在進行演出排練。臺後,金燦燦的髮絲讓人不得不將注意力瞬間集中在那人身上。 

  

鳴人一手拿著劇本,一手抓著雜亂卻柔軟的金髮,正在努力記住所有的台詞。 

  

「小子!有工作上門囉,這次是演電視劇!」自來也平時是不常到舞臺後方來的,可見這次的工作有讓他迫不及待從經紀公司趕來劇院的價值。 

  

「工作?難得看好色仙人對美女之外的事情這麼興奮耶…唉呦,好痛!」鳴人摸了摸被劇本打到的頭。 

  

「臭小子,再怎麼說我好歹也是你的經紀人,說這什麼話阿!」 

  

「嘿嘿,開玩笑的啦!到底是什麼工作阿?」鳴人一臉期待的站在自來也面前,身高很明顯得矮了一大節,讓原本就娃娃臉的他看起來更像小孩子。 

  

「剛才說的,是預計一共三十集的電視劇,重點在於他的酬勞可是名人身價等級的!」一想到這裡,自來也笑得更加開心。 

  

「我就是名人阿…唉呦,好痛!」鳴人又被教訓了一下。 

  

「你還有時間開玩笑!總之,我已經替你答應對方了。」 

  

「什麼!?我連劇本都還沒看過耶!好色仙人,你怎麼可以隨便就答應。」鳴人雖然演過很多部舞台劇,卻從未參予過電視劇的拍演,他根本不曉得應該準備什麼,或者從何開始。 

  

「就…只是很單純的愛情劇情片。好了,過幾天我會把劇本給你,先這樣囉,工作加油。」自來也有如逃跑似的離開後臺。 

  

鳴人全身被一股無力感給襲捲,但他很快就打起精神,原本他就喜歡接受挑戰,這次的電視劇,或許可以成為他跨越到另一個舞台的起點。 

  

「好!我就演給你看!」 

  

  

「什麼!?」鳴人一聲大叫,惹得在休息室裡的所有人都朝他望去。 

  

「好、色、仙、人!!說什麼單純的愛情劇…但是,這、這、這…渾蛋啊啊啊!!」鳴人握緊手中劇本,幾乎崩潰的喊著,他雙手遮住泛紅的臉,不停絕望搖頭。 

  

「喂,白痴。」 

  

聲音似乎是從自己身邊傳出來的,鳴人抬起頭一看,是這次和自己演情侶的演員─宇智波佐助。 

  

「你說誰白痴阿!渾蛋!」他和這個人應該是第一次見面才對阿,怎麼對方就這種口氣? 

  

「在休息室裡這麼大聲喊叫,不是白痴才會有的行為嗎?」佐助挑眉、嘴角微彎,好一個十足十的挑釁表情。 

  

「可惡…渾蛋!」鳴人一把抓住佐助衣領將他拉近,清澈湛藍的眼睛怒視眼前人。 

  

然而佐助也不閃不避,幽黑的眼以同樣的視線觀賞對方眼中的自己。現在,佐助的心裡已經肯定一件事,那就是鳴人已經牢牢將自己放在眼裡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就算要培養感情好了,也不是培養這種敵對關係,別忘了你們可是要演情侶的。」佐助的經紀人卡卡西,上前拉開他們兩個,不過他卻沒有對先出言挑釁的佐助訓話,這到讓鳴人感到意外。 

  

「可惡,怎麼辦,沒想到居然要和這種人演情侶。而且……居然第一幕就有床戲了……。」鳴人幾乎絕望的坐倒在椅子上。 

  

  

「鳴人,沒想到真的是你耶!」春野櫻朝著東張西忘的鳴人的肩膀拍了一下,這一下讓鳴人前跌了幾步才停下來。 

  

「我才想說是誰力氣這麼大,原來是小櫻阿!」鳴人不知死活的又補上一句。 

  

「你說誰力氣大阿?嗯?」小櫻雙手握拳,骨頭劈啪作響。 

  

「沒、沒什麼啦……哈哈。好久不見了,小櫻。」 

  

春野櫻比鳴人早出道一年,與鳴人同樣是位舞台劇演員。他們因為一起合作而認識彼此,最後甚至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我聽說你要演這部電視劇真的嚇了好大一跳,沒想到你會答應。」小櫻可以算是很了解鳴人的個性,這傢伙率真又自然,所以即使是工作,要和陌生人有過於親密的肢體接觸,鳴人只會感到害羞尷尬,因此絕對無法想像鳴人會答應演有激烈床戲的電視劇。 

  

唯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鳴人被騙了。 

  

「我被好色仙人給騙了……」 

  

「果然。」小櫻扶額。 

  

「打起精神來嘛,鳴人。至少對方是帥氣又有魅力的佐助君阿!」小櫻試著要鼓勵鳴人,沒想到一提到佐助,鳴人反而更生氣。 

  

「可惡,那渾蛋!哪有人才第一次見面就罵人家白痴的嘛!臭佐助!」 

  

「咦?」小櫻突然感到眼前一個陰影閃過,只見佐助不知何時移步到鳴人身邊。而導演和編劇,以及其他劇組人員也都紛紛站到他們前面去。 

  

  

「……大概就是這樣囉。那麼首先,我先感謝各位願意參與這部電視劇的演出,各位演員們也都大致上見過彼此了,拍色場景也一一介紹過了。現在就請你們回去熟讀劇本,準備一個星期後拍攝吧!」導演戴著一附深色墨鏡,笑盈盈的說道。 

  

站在導演一旁的是電視劇的編劇,從進門後遇到編劇以來,鳴人就從未看過對方開口說話,可說是惜字如金。不過鳴人他們倒是聽說,他們這些演員都是編劇挑選出來的。 

  

而此時的編劇依舊沉默寡言,卻雙眼發光的盯著鳴人以及佐助。鳴人沒做多想,他轉身就準備離開,好為接下的的拍攝做準備。 

  

  

一個星期一眨眼就過去了,鳴人和自來也來到拍攝現場,佈景的裝設比一個星期前的都還要更完備。鳴人已經感覺到自己該如何在這裡詮釋出怎樣的角色了。 

  

在休息室裡,自來也丟下鳴人跑去纏著一位身材姣好的女性助理,鳴人則獨自一人不停把劇本看了一遍又一遍,依然無法緩和緊張的心情。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工作前表現的如此緊張,原因就在於等下要拍攝的,第一集第幕裡的吻戲和床戲。 

  

此時,另一個主角剛好現身在休息室裡。鳴人一看到佐助的臉,心情更加緊張。 

  

「你好像很緊張。」佐助看穿鳴人。 

  

「哼,本大爺怎麼可能會緊張。」說的時候鳴人用力捏緊了手中的劇本。 

  

「哼,那樣最好,因為我可不想一直重拍吻戲。」佐助在距離鳴人身邊不遠處坐下,隨即進入閉目養神的狀態。 

 

 

今天主要拍攝的主角兩人初次見面的夜店,以及親密戲的豪華閣樓。這兩個場景可以說是貫穿了整部戲的主要精隨,電視劇的每一集幾乎都會出現這兩個場景。 

 

光是拍攝這幾幕,可能就要花上一、甚至是兩天的時間。尤其是主角兩人的親密戲,進度完全取決於主角當時的拍攝的狀況。 

 

第一集的劇情主要是個性冷酷又驕傲的Sasuke(由佐助飾演),是一個只相信性不相信愛的男人。由於天生不凡的魅力以及冷峻的外表,只要Sasuke的一個眼神,眾多獵物便會手到擒來。然而,在一夜過後,誰也別想期待Sasuke會帶給你任何的承諾,有時候甚至連第二夜的機會也不給予。 

 

就在這個時候,第一次踏入夜店的青澀小夥子Naruto(由鳴人飾演),被Sasuke一眼看上,很快的Sasuke便將他帶到他的豪華閣樓裡,一切便是由這裡開始。 

 

之後,Sasuke將會發現,Naruto將是他遇到的唯一的愛。 

 

 

法國的高雅吧檯以及廚具、德國的天然沙發、義大利的名床,這間公寓除了浴室之外沒有任何隔間,這Sasuke的閣樓。 

 

Naruto正在站柔軟的米白色絨毛地毯上,呆望眼前脫去黑色襯衫,露出精實上身的Sasuke。Sasuke則站在距離Naruto三十公尺的地方不動,等待對方做出要走;還是要留的決定。 

 

Naruto深吸一口氣,向前跨出一步,顯示出他的決心。Sasuke見狀後便朝向Naruto走去,並在近的都能聽見彼此呼吸聲的地方才停下來。 

 

燈光由亮轉暗,Sasuke捧著Naruto迷人的麥色臉蛋,望進對方清澈的藍眼,就在要吻下去的那一刻,鳴人突然大喊:「等一下!」 

 

「卡!表現得很好啊,你怎麼喊停了,鳴人?」 

 

「對不起…我…請讓我休息一下!」鳴人朝著導演以及其他工作人員鞠躬道歉。 

 

「好吧,那就休息個五分鐘。」導演搔了搔頭,站起身來準備去小解一下。 

 

編劇跑去和燈光師不曉得說了什麼,鳴人沒再多注意,往一旁沒人的角落移動過去。 

 

我鳴人大爺做得到的,只不過是和男人接吻,就當作是被狗咬了很多下,沒什麼大不了的。」鳴人不斷這麼說服自己。 

 

「鳴人,我相信你做得來的,不然我也不會讓你接這部戲。」自來也遞了一杯水給鳴人,並出聲鼓勵。 

 

這時候,佐助朝著鳴人的方向走了過來。他看了自來也一眼,並用眼神示意他讓他們獨處一會。 

 

「我再去幫你倒杯水。」自來也走之前還回頭看了一下兩人,覺得他應該能夠放心。 

 

「做什麼?」對於眼前人,鳴人實在無法有好口氣。 

 

「哼,看來你也不過如此。」 

 

「你說什麼!?」 

 

「如果做不到的話,現在拒絕還不會太晚。還是你想進續硬撐,造成別人更多的困擾?」佐助從嘴裡吐出狠毒的話,然而這便是現實。這點和他飾演的角色的個性倒是如出一轍 

 

「我…那你告訴我,為什麼你可以那麼冷靜?」就和佐助一絲不苟的外表一樣,鳴人從他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的緊張。 

 

「因為這是工作。」佐助拋下這句話後就離開,導演也開始讓大家繼續準備拍攝。 

 

 

「要正式來囉!鳴人,你可以嗎?」演員的心情是很重要的,因此導演採用了鼓勵而非責備的方式與演員對話。 

 

「好,我豁出去了!」鳴人拍拍臉頰,站在佐助眼前,拍攝正式開始。 

 

 

Sasuke捧起Naruto的臉並吻了上去,Naruto閉上顫抖的眼皮,讓自己投入在對方高技巧的深吻當中。Sasuke不停得變換各種親吻的角度,並將舌頭伸入其中。 

 

鳴人因為這小小的舉動吃了一驚,雖然在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但從他突然緊抓住佐助的頭髮來看,鳴人正逼迫自己接受這無比親密的舉動。 

 

激烈的親吻過程中,Sasuke不斷拉扯Naruto的橘色薄外套,接著將黑色T-shirts從他身上一把脫去,Naruto瞬間露出精瘦的麥色上身,他們也停止激烈的親吻。 

 

彼此間對望了一下,這次,Naruto將紅腫的唇主動靠近Sasuke。隨後,另一波的唇舌交纏繼續開演。 

 

「卡!很好,太棒了!」導演開心的忍不住站了起來。一旁的編劇則面無表情地不斷拍手。 

 

「哈…哈…哈,就說本大爺辦得到嘛…」說完大話後,鳴人居然腿軟坐倒在地板上。 

 

他的心臟跳得十分快速且有力,被親吻過後的緊張餘韻,怎麼也無法消除。尤其當佐助光著上身從鳴人面前走去喝水時,對方眼裡帶著的深意,更讓鳴人原本紅通了臉頰與身體,加倍泛紅。 

 

「小子,真有你的!」自來也拿水來上前關切,不料鳴人卻奮力站起身後直往洗手間的方向衝了過去。 

 

「鳴人!下次要開演前就去上好廁所啊!」自來也完全誤解了鳴人。 

 

 

用力的將水往臉上潑去,鳴人看著鏡子前的自己,泛紅的臉和身體,還有紅腫的嘴唇。真不敢相信,他真的順利演完了第一場吻戲,幸虧,和佐助接吻的感覺還不壞。而且對方果然技巧高超,懂得如何帶領他這個飾演生嫩小夥子的演員,能真實的將初次的青澀親吻表現出來。 

 

「不過…根本不必這麼做吧。因為,這還真的是我的初吻阿…」鳴人有些哭笑不得。 

 

 

「好,準備清場。」接下來是主角們的第一場床戲,為了不要讓主角們分心,導演下令現場只能留下三位,分別是:導演自己、編劇、攝影師。 

 

鳴人看見佐助深深吸了一口氣,便將牛仔褲給脫了。他們兩個人已經事先做好防護措施,是絕對安全的。然而對於要光著屁股在攝影機前,鳴人還是覺得必須做好很大的心理準備。 

 

他也跟著深吸一口氣,脫了! 

 

燈光呈現幽暗的深藍色,Naruto光著全身躺在Sasuke的白色大床上,Sasuke則半跪在對方的雙腿之間。 

 

你應該是第一次」這句話並不是疑問句,Sasuke很肯定Naruto絕對是第一次 

 

「才不…是。」 

 

「那麼,你是當進入的一方,還是被進入的一方?」說著Sasuke的手來到對方的胸口,愛撫著小巧的粉色乳頭。 

 

「唔…進入的…吧?」Naruto的眼神游移不定,很明顯他跟本不曉得這些問題該如何回答。 

 

「呵,那麼我要跟你說聲抱歉了。因為今晚,我是進入的一方。」說著,Sasuke準備抬高Naruto的雙腿,卻被阻止。 

 

「等等,會很痛嗎?」 

 

「一開始難免,但是漸漸的…」Sasuke將唇接近Nartuo的耳邊,將氣息噴在上面,「……你也會感受到快感。」 

 

…」Naruto吞了一口口水。 

 

「幫我戴上。」Sasuke將保險套撕開,遞給Naruto 

 

一切準備就緒,Sasuke將床頭櫃上的潤滑劑塗抹在Naruto的後庭,並深入兩根手指。接著,感受對方溫熱且已順利擴張至絕佳狀態的地帶,Sasuke準備挺進。 

 

佐助做出了前後搖晃的挺進動作,他奮力且認真的演出,白皙的肌膚因汗水而閃閃發光。鳴人看得入迷,接著抬起手臂還住不斷挺進的對方,將還紅腫的雙唇送上,而佐助也不負所望的給予激烈的回應。 

 

Naruto夾住Sasuke結實有力的腰部,仰頭喘息,感受到極致的快意。隨後,導演滿意的喊了「卡」。 

 

 

鳴人和佐助各自換上經紀人遞來的新衣服,現場除了工作人員的交談、以及收拾道具的聲音以外,佐助和鳴人很有默契地都沉默不語 

 

剛才有一瞬間,鳴人確實進入了自己所飾演的角色當中。他不自覺的住了佐助的頸項,向他索吻,而佐助也如願地給予了鳴人激烈的吻做回應。 

 

雖然,這絕大多數是因為鳴人徹底投入飾演角色的關係。但是,這還是鳴人演過無數舞台劇時從未體驗過的感覺。 

 

不知道佐助是怎麼想的?唉,不過如果問他的話,這傢伙一定會說什麼,因為是工作之類的話。 

 

 

「鳴人!!剛才我看了毛片。真沒想到,你演得太好了,簡直就像真的很享受與佐助做愛的過程一樣!」小櫻毫不掩飾地說出這麼令人害的話,惹的鳴人滿臉通紅。 

 

「妳、你胡說什麼啊,小櫻!這只是在演戲。」鳴人慌張地胡亂揮舞雙手,深怕佐助會聽到剛才小櫻說的話。 

 

「我就是在說拍戲阿,怎麼了嗎?鳴人,你很可疑喔。」 

 

「才沒有呢!好了,我要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見了,小櫻。」鳴人飛也似地跑了就走。 

 

「明天見。」小櫻回應。 

 

鳴人從佐助身邊飛奔而過,沒有注意到,其實佐助也和他道了別:「明天見了,白癡。」嘴角微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